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孤独圆盘世界


阿萝很难过。

阿萝说,从今以后她要杀死一切带着爱字的忠诚劝告,要烧掉所有以爱为名的苦口药。她要钻到暗无天日的湖底,她要溺死在自己的世界里。

阿萝说她一点也不希望有一点点的光照亮这里,因为散发出诱人芳香的不过是披着香水的狼,传来美妙的歌喉也只是巫婆的一台破收音机。美人鱼是死的,只有魔鬼才会无限复活。

这是阿萝离开的第一天。

作为她的高中老师,我应邀参加她的葬礼。

她的遗体穿着硬邦邦的大红寿衣,没有根据她最后的一点要求换成及膝的白纱裙。

阿萝的遗书很短,一行说要把自己的布朗熊布偶送给小云,一行说自己火化的时候希望穿着白纱裙,还有一行留着祝世界和平。

阿萝的父亲很难过,他说阿萝太不懂事了。阿萝的母亲也很难过,她得知女儿自杀的时候甚至要晕了过去,但她想起自己晕过去住院还要花一笔钱,于是又醒了过来。

阿萝的同学很难过,他们适当地表达了哀悼,然后匆匆赶了回家要完成周末的作业。

阿萝的朋友小云也很难过,她留得最久,但她不敢碰那个布朗熊玩偶,仿佛里面藏着什么摄魂的恶毒符咒。

她是和我一起离开的,并希望我能减免她的周末作业。

“我实在是太难过了,老师。”

阿萝说,造物主摔碎了一个圆盘,于是有了大陆。

阿萝又说,总有一天,这些碎片要被捏得粉碎,从此这个世界只剩海洋。

阿萝还说,她看到了一摊淤泥。只要她躺下,再也不起来。我也能看到那一摊淤泥。

这是阿萝离开的第二天。

我和阿萝父母的亲戚和朋友一起吃饭,很吵。

有很大的笑声与说话声,阿萝的哥哥带来了未婚先孕的新女朋友,大家都很高兴,因为医生说是一个男孩。

但大家忽然想到这场饭局的主题是关于阿萝的死,于是大家立刻又要做成不高兴的样子了。

阿萝的哥哥也很难过,他说妹妹成绩好,人又漂亮,在班里人缘一定很好,平常那么乐观,怎么会说自杀就自杀呢。

他不需要什么答案,他只要表达一下自己的难过就好了。

但他确实很难过,阿萝的一场葬礼加上今天的饭局零零碎碎花了有两万,其中还有八千是借来的。他不知道该从哪去弄娶新娘子的钱了。

阿萝的母亲正啃着酱猪肘子,阿萝的父亲去结账了,阿萝未过门的嫂子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补妆,空气中传来了木头楼梯腐烂的气味。

我只夹了一口木耳,想着以什么理由提前退场,但其实已经是逼近了饭局尾声。

按照习俗,我给了两百的礼金,问候一切安好,然后继续坐在椅子上空想。

“真是好大的一摊淤泥。”

阿萝最后说了,她要去做神明的孩子了。

阿萝的手上有三道刀疤,阿萝有着三道刀疤的手里握着一颗快要化掉的果糖。

阿萝哭了。

我也很难过。

我醒来了。

我没法永远地躺下去。

随后我收到了同事的短信,她说,阿萝你被校长革职了。

她还问我,我用来买自杀的那瓶安眠药的钱什么时候可以还她。

我穿上鞋走出医院,护士追上来提醒我药钱还没付。

我道了声抱歉,然后去交了钱。


然后带着最后的三枚硬币,我继续活了下去。



——————————

人设2.0。

拿的是大护法里面蛋的那个会飞的小花花!〔什么形容2333〕

约给列表的一个王喻稿子23333

放上来假装lof有更新orz

下周就要开学军训了呜呜呜

【信白】冰镇啤酒啊(中)

对不起,我保持不了上篇企图营造的高冷的文风了

转变文风失败+n

链接评论区也会放一个。

http://linlinlin613.lofter.com/post/1e3cd0ce_10d4b307
——————————

这是李白第一次做班主任。

他觉得这个班级有点奇怪。

……尤其是班长韩信那热切的目光。

李白一直听说韩信和前班主任关系很好。

于是在和韩信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李白心下一悬——

完了,这娃子该不会要找我麻烦吧。

在和李白目光相接的那一刻,韩信也心下一悬——

卧槽,他瞪我做啥?

——————————

上天作证,我,韩信,绝对是一个比筷子还直的直男!

在追求班花的这一年以来,老师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新班主任一来,啪,一下就斩断了我和班花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点感情。


并且击碎了我的宇宙第一直的直男形象。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

美好的运动会完美落幕。

作为追求班花计划的一部分,我特地换掉了我的主持人落幕稿。

站在主席台上,我可以感受到班花那热切的目光——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我们手拉手走在操场上的场景——


一时间热血沸腾,我声情并茂地开始大声朗读。

大声朗读。

大声读。

“高二二班的王美丽!我喜欢你——!今天是我喜欢你的第……”



我正和班花双眸热情对视,忽然感觉手里少了什么,低头一看,稿子和话筒不见了。

再扭头一看,班主任站在旁边,板着张脸,神情严肃地盯着我看。


卧槽,他又瞪我干嘛?

我和他对视三秒,决定率先打破沉默。


“你……”我指了指他手里的稿子。


李白当着我的面把我呕心沥血花了二十块钱请文科段一写的情书撕成了两半。

“喂……”没事,还能看的。还能看的。

我继续指着他手里的稿子并打算直接抢回来。



李白先了我一步,又撕成了两半。

接着揉了揉塞到了口袋里。


塞到了口袋里???


我觉得我再不发火,就太不像个男人了。



于是在大家期待的目光的注视下,我提起了李白的衣领。


接着在李白人畜无害的目光的注视下,我又尴尬地放下了他的衣领。


但为了挽回面子,我还是意思意思骂了句你有病啊。



做完这些后,我就打算回去了,顺道去校长那自首领份检讨。无论如何,一定要潇洒地走下去。

对,潇洒,潇洒。


我深呼吸三秒,转身的时候看到李白不可置信的目光。


内心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我踏下第一节台阶时,身后传来了李白颤抖的声音。




“你…你操我??”


我…卧槽。话筒,开着呢。

为什么有一种慕情是鬼界内应的感觉…


花城看起来好像蛮早就认识怜怜了,慕情飞升前是怜怜身边的人,所以会不会……


给大家介绍一下,花城,自欧洲欧皇圣地而来,骰子666不是事。

洛冰河的师弟〔bushi〕,蓝忘机的远方亲戚〔?〕,仙乐太子拜过堂,呸,拜把子的兄弟。

天上地下,缩地千里,来去如风,自带皮肤,三秒换装so easy。

养有萌宠弯刀厄命,手持红伞银蝶bulingbuling。


——————————

果然还是不上色比较好orz

你们错了

花城是怜怜拜过堂的兄♂弟

大家好 新年快乐 恭喜发财 万事如意 喜结良缘〔?〕

我来约稿了orz

彩图黑白价格一样。

画丑 人傻 想吃肉〔?〕

约点稿买肉吃〔喂!〕

同人/人设/情头等等等啥都都都画…画风如下/

另外为了增加约稿的趣味性 决定来投骰子

投到1原价
投到2原价
投到3原价
投到4原价
投到5原价
投到6我送你一道物理题 数学也可以〔喂?!〕
投到7我介绍你成为花城的入门弟子〔bushi〕

非常白菜 走微信或者q红

想约的话lof小窗我xxx

没话了orz

end.


新竟萌宠弯刀厄命

吸猫不如吸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