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子虚乌有的丑闻


海水倒灌赶走云朵撕裂苍穹,

掐断新芽点燃枯木病树流脓。

白头鸳鸯却也各自奔赴西东。

半句荒唐无人认同。

帝王吹干墨迹闭眼不再谈功,

和尚长出新发转身作哑装聋。

连长命仙神也苦笑不如棵松。

良药苦口不如觥筹。

齐天大圣花果山上好不威风,

剪下窗花何人不讽叶公好龙。

那破浪长风才知晓荆棘花丛。

黎明之前谈何彩虹。

萧萧易水淌过玄黄倒似孩童,

混沌初开巨斧禁锢半座牢笼。

哪家痴女在等她的盖世英雄。

填海精卫落了个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