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信白】宝贝地瓜在哪里

那是一座塔。

一座高高的,高高的塔。

韩信看了看不靠谱的藏宝图,再次确认了一次宝藏的位置——没错了,就是这座塔上。


“其它宝藏可都是埋在地里的。”韩信摸摸鼻子想。


所以这一定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特别珍贵的——宝藏。


韩信又摸了摸鼻子,带上了手套和护膝,壮胆地大喝一声,向上嘿呀嘿呀爬去。

根据藏宝图的描述,世界上最大最甜的地瓜就生长在这座塔顶。

——————————


李白很忧郁。


李白很很很忧郁。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堂堂一名国王御前大护卫要被派来看守地瓜。



经过一天十二个小时五分零一秒的深思熟虑后,李白决定造反。


是的,造反。



“不干了不干了!!我要造反!!”说着李白就撸起了袖子,点了一把火打算开始烤地瓜。


他划亮了第一根火柴。


灭了。



他划亮了第二根火柴。



灭了。




他划亮了第三根火柴。



窗外传来一声大喝,




“我——要——吃——地——瓜——”




李白吓得手抖了三抖,

…灭了。

——————————

韩信正嘿呀嘿呀爬得起劲,忽然闻到一阵烤地瓜的香味。



“不愧是镇守最大最甜的地瓜的地方,居然有这种可怕的迷阵。”韩信咽了咽口水,意志十分坚定地加快了速度。




又爬了一阵,韩信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头上。


一看,是块热乎乎的地瓜皮。




“好可怕,居然还有这种连蔡文姬看了都想做数学题的变态物理攻击!”韩信心下一惊,“真是不容小觑啊!”



爬到一半的韩信忽然改变战术,顶了一口不锈钢豪华加强版大锅,继续前进。




——————————

吃得正香的李白忽然听到窗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难…难道是国王派人来检查了?!!


李白丢掉地瓜皮,小心翼翼地埋伏在大衣柜后面准备突(随)然(时)袭(逃)击(走)。





接着,他看到一口锅冒了出来。



“难道是刘玄德老兄?他的无敌时尚夏季遮阳必备草帽咋看起来坚硬了许多?”




三秒后,那口锅啪地掉了下来。




“是口锅…噢噢噢一定是我点的火锅外卖到了!”

李白松了一口气,从衣柜里出来。





——————————


终于到达目的地的韩信咕噜咕噜翻了个身栽进窗户里。


但他没有看见地瓜,只看到一个傻乎乎的小护卫。


那个小护卫看到他,大踏步走过来,自顾自地翻起呆呆的韩信的背包。

手电筒,衬衫,备用护膝,餐巾纸,地瓜压缩饼干以及一盒针线。





“咦?火锅呢?”李白纳闷。





韩信也纳闷。



“地瓜呢?”




李白心里一惊,难道真的是来逮捕自己的?




大手一拍,决定装傻。





“什么地瓜?”





韩信觉得很伤心。



果然是十分不靠谱的地图。




他打算原路回去。一转头,踢到了一旁的地瓜皮。






太可怜了,被关在这种连地瓜都没有的地方,居然还只能用地瓜皮当被子。





于是韩信又回过了头,“和我一起走吗?”






“什么?”






“我会救你出去的!”韩信神采奕奕地对李白张开了双臂。






“???”李白向后退了一步。





韩信觉得李白可能是被自己的突然闯入吓傻了。



韩信忽然很自责。




于是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向前一步把李白扛了起来。





“放心,我朋友在精神病院工作,我会对你负责的。”






“???”





李白觉得好像有什么奇奇gaygay的操作正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个外卖小哥该不会是暗恋我吧。李白趴在韩信背上不安地想。

————————————


好像被神经病绑架了。




李白忧郁地坐在韩信家的院子里吃地瓜,韩信正在和门口卖藏宝图的老头叽叽喳喳地吵架。






李白觉得韩信院子里的地瓜也很忧郁。



就连韩信养的那只猫都很忧郁。





太可怜了。李白决定用自己的关爱感化它们。






——————————




韩信很委屈。




塔上真的没有地瓜。




他十分忧郁地走进院子,看到捡回来的那个傻乎乎的小护卫正在和地瓜聊天。



“猫呢?”韩信问。




“什么猫?我一直在为感化你的地瓜而努力着。”李白趁机邀功,这才想起刚刚拒绝自己感化而跑出院子不知所踪的小家伙。





“我最喜欢的那只猫。”韩信决定要快点联系医院了。





最喜欢的那只……李白看着韩信红扑扑的脸,心下一惊。





男人,总该主动点。





——————————




韩信急红了脸。




“我最喜欢的那只猫呢?”




李白抱着地瓜答道。



“喵。”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