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信白】冰镇啤酒啊(上)


我再遇到韩信的时候,他早就高中毕业了。大学读了两年,开始自己做生意,生活也算是滋润起来了。

我看到他手机壳上的那只狐狸,忽然想起当初他扯着我念念叨叨了半宿的数学老师李白,便坏笑着问了问,后来怎么样,还有进展吗。

韩信一愣,也和我一起笑了。

酒杯见底,韩信叹了口气,叫了两串羊肉,看来是又要说上一宿了。

——————————

韩信是我的高中学生。

其实我没有教他多久,只做了一年班主任便辞职去了外地,原本那个班也转给李白负责。

李白那时是新来的数学老师,而我带的班是全年段最差的一个班,韩信则是我这个班最有希望的苗子。

上火车前,我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韩信的肩,让他好好努力,祝他前程似锦。

韩信也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祝我一帆风顺,千万别再教物理了,免得祸害更多祖国的花朵。

我白了他一眼上了火车,韩信连声道别都没有,转头就走了,快消失在人流中的时候,回头没心没肺地笑了笑,就算是句再见了。

呸。真是小白眼狼。

——————————

下一次见到韩信是在他高二的那个寒假。

临近年关,大部分店都关门了,冷冷清清的街上找不到一处可以坐下吃饭的地方。

韩信和我坐在公园的长条木椅上,听着各自的肚子咕咕作响,最后韩信一拍大腿,起身拦了辆的士,打算带我回家。

你会做饭?我质疑道。

韩信露出一个不悦的神情,学着我当初上课的语气拍了拍我的肩。

士别三日,即当刮目相看。

我还真刮目相看了。

韩信躺在沙发上玩了十分钟的手机,我在他厨房转了一圈发现连个碗都没有。

饭呢?我指着空空荡荡的冰箱问他。

他依旧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指了指手机。

叫外卖。

我翻了个白眼,换上鞋指了指楼下唯一一家亮着灯的便利店,告诉他我去买打啤酒。

——————————

没想到过了半年,李白的酒量还是差的吓人。

他吃饭时总是不说话的,安安静静地吃。我也在一旁静静地嚼着鸡排饭,仿佛正在进行着什么神圣的仪式似的。

啤酒是冰镇的,我知道韩信酷爱冬日里的冷饮。

鸡排饭里的煎蛋还夹着蛋壳,我觉得很没胃口。

韩信大概也很没胃口,一个劲地喝酒。我默默数着他手旁的易拉罐瓶子,暗想着待会该怎么拦着他发酒疯。

这是我和韩信第二次喝酒。

第一次是在班级的圣诞聚会上。韩信猜拳十连输被灌了十五杯啤酒后抱着圣诞树跳起了极乐净土,扒着窗户大喊信信要努力变强引来了凶神恶煞的校长,扣了我半个月工资。

在第六个易拉罐倒下后,韩信终于有点不对头了。

我紧张兮兮地看着他像个花痴小女生似的笑容,满面的阳光灿烂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找到了女朋友。

我这个怀疑对了一半。

接下来他就飘乎乎地说了句话,吓得我硬生生吞下了那个满是蛋壳的煎蛋。

“你再说一遍?”

于是韩信神情严肃地又复述了一遍。


“我喜欢李白。”

他这个酒疯……发的有点不对劲。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