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孤独圆盘世界


阿萝很难过。

阿萝说,从今以后她要杀死一切带着爱字的忠诚劝告,要烧掉所有以爱为名的苦口药。她要钻到暗无天日的湖底,她要溺死在自己的世界里。

阿萝说她一点也不希望有一点点的光照亮这里,因为散发出诱人芳香的不过是披着香水的狼,传来美妙的歌喉也只是巫婆的一台破收音机。美人鱼是死的,只有魔鬼才会无限复活。

这是阿萝离开的第一天。

作为她的高中老师,我应邀参加她的葬礼。

她的遗体穿着硬邦邦的大红寿衣,没有根据她最后的一点要求换成及膝的白纱裙。

阿萝的遗书很短,一行说要把自己的布朗熊布偶送给小云,一行说自己火化的时候希望穿着白纱裙,还有一行留着祝世界和平。

阿萝的父亲很难过,他说阿萝太不懂事了。阿萝的母亲也很难过,她得知女儿自杀的时候甚至要晕了过去,但她想起自己晕过去住院还要花一笔钱,于是又醒了过来。

阿萝的同学很难过,他们适当地表达了哀悼,然后匆匆赶了回家要完成周末的作业。

阿萝的朋友小云也很难过,她留得最久,但她不敢碰那个布朗熊玩偶,仿佛里面藏着什么摄魂的恶毒符咒。

她是和我一起离开的,并希望我能减免她的周末作业。

“我实在是太难过了,老师。”

阿萝说,造物主摔碎了一个圆盘,于是有了大陆。

阿萝又说,总有一天,这些碎片要被捏得粉碎,从此这个世界只剩海洋。

阿萝还说,她看到了一摊淤泥。只要她躺下,再也不起来。我也能看到那一摊淤泥。

这是阿萝离开的第二天。

我和阿萝父母的亲戚和朋友一起吃饭,很吵。

有很大的笑声与说话声,阿萝的哥哥带来了未婚先孕的新女朋友,大家都很高兴,因为医生说是一个男孩。

但大家忽然想到这场饭局的主题是关于阿萝的死,于是大家立刻又要做成不高兴的样子了。

阿萝的哥哥也很难过,他说妹妹成绩好,人又漂亮,在班里人缘一定很好,平常那么乐观,怎么会说自杀就自杀呢。

他不需要什么答案,他只要表达一下自己的难过就好了。

但他确实很难过,阿萝的一场葬礼加上今天的饭局零零碎碎花了有两万,其中还有八千是借来的。他不知道该从哪去弄娶新娘子的钱了。

阿萝的母亲正啃着酱猪肘子,阿萝的父亲去结账了,阿萝未过门的嫂子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补妆,空气中传来了木头楼梯腐烂的气味。

我只夹了一口木耳,想着以什么理由提前退场,但其实已经是逼近了饭局尾声。

按照习俗,我给了两百的礼金,问候一切安好,然后继续坐在椅子上空想。

“真是好大的一摊淤泥。”

阿萝最后说了,她要去做神明的孩子了。

阿萝的手上有三道刀疤,阿萝有着三道刀疤的手里握着一颗快要化掉的果糖。

阿萝哭了。

我也很难过。

我醒来了。

我没法永远地躺下去。

随后我收到了同事的短信,她说,阿萝你被校长革职了。

她还问我,我用来买自杀的那瓶安眠药的钱什么时候可以还她。

我穿上鞋走出医院,护士追上来提醒我药钱还没付。

我道了声抱歉,然后去交了钱。


然后带着最后的三枚硬币,我继续活了下去。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