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花怜」花吐症


不是正经的花吐症。

——————————————

这是花城离开的第两百零一年——若按人间算的话。

谢怜安静地坐在镜前,即使有暖黄的灵光,谢怜的脸色也显然苍白。

谢怜又低声轻咳了几声,不远处的慕情皱起眉头来。

他是神啊,怎么会生病?

在雨师三番五次的劝说下,谢怜终于碍于情面,化了凡身去见一位名扬四海的怪医。

怪医为谢怜把了一会的脉,皱着眉头屏退了他人,低声道,“公子并非凡人罢。”

谢怜自以为扮得天衣无缝,谁知就这样露了陷,惊道,“何以见得?”

怪医很怪,答非所问道,“公子害的是花吐症。这个病症老夫一生怕是只能瞧见您一例,没有十足的把握治愈。”

“花吐症……?会吐什么花?”谢怜又咳了两声,好奇道。

“按古书上的记载,应是您最喜欢的花。”

我……最喜欢的花?!

谢怜心下一惊,有些喜悦道,“不治了,多谢您了,老人家。”









数年后,谢怜愈发消瘦,终于如愿以偿,吐出了一个血雨探花。

“哥哥,我们又团聚了。”

天官赐福,完。

HE。




——————————————————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空间看到花吐症吐烟花解语花血雨探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