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关于谷戚


谷子守着这盏灯整整五年了。

起初里面的绿光还很亮,一跳一跳的,好像第二天就能开口说话似的。

过了几个月,火光就弱了,一点一点消沉下去,安安静静地趴在灯盏的小角落,几乎让人发现不到它的存在。

再过上几个月,火光终于消失了。

谷子就这样,守着空荡荡的灯盏,过了整整五年。

谷子有时和泰华殿下一起出门办事,去了人间总想多待一会,便时常留宿在谢怜和花城弃用的小屋。

门口有棵花树,正是开花的日子,挨挨挤挤地,好不热闹。

谷子想要偷个懒,赖床一会,抬眼便看到门缝下偷偷摸摸伸进来一张小纸条。谷子一激灵,啪地起身,三两步翻窗到了门外,却什么也没碰到。

纸条血淋淋地糊了几个字,根本什么都琢磨不清楚。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如此。谷子有些不安起来,总觉得被些愚人的妖怪给缠上了,夜晚也要抱着灯盏才能安心睡着。

谢怜偶然路过 发现谷子的面色不太好看,忙问缘故。一听,让谷子寻了那几张小纸条来,瞪大眼睛一看,认出是戚容的字迹。

“是爹爹的字迹?”谷子也不嫌恐怖了,两眼巴巴地盯着纸看,恨不得再凑上去闻一闻,“写了些什么?”

“写了……”谢怜现在辨认字迹的功夫非常强了,大概要拜那位红衣的鬼王所赐。想到这,谢怜不禁笑了笑,拂去了头上的落花。

看懂内容后,这个笑容却僵在原处,转眼便随落花一起落到了地上,消失在满地花白中。

“写了什么?”谷子的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

谢怜动了动嘴角,重新笑道,“你爹爹让你好好和泰华殿下习武,他可能没那么快回来,让你放下心罢。”

谷子有些雀跃起来,开心道,“我就知道,爹爹之前可厉害了……”

十几岁的少年看了看院子,又看了看谢怜,转身开开心心地去扫地去了。

等到谷子走远,谢怜才把那口气,长长地叹了出来,走出了有些破落的小屋。


“不必等了傻小子,老子……回不去了。”


“以后好好跟着狗谢怜,爹给不了你的他都能给”


“最后还是没能让谷子住上华丽的大房子啊”

“灯盏,扔了吧。”

“爹爹是没用的爹爹”


这是第一次看到戚容好好说话呢。谢怜心道。


也是最后一次。


花树的枝头,有些空落落的。

夏天,马上就要过去了。



评论(15)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