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一点点武华】小小小小小甜饼


武当盯着飞鹰看了很久,最后那张纸条还是被小心翼翼地抽了出来,揉作一团,十分无辜地给扔到地上去了。

其实飞鹰在江湖里收信送信兼带顺风快递很久了,到过许多富有灵气的地方,见识修为也不算浅,虽然还未能化作人形,但嘴里也能吐出点不算是文邹邹的字眼来了。

这次飞鹰终于忍不住了,看着武当又塞来新的一张字条,而里面的内容不用摊开来就知道是些冷里冷气官方得不行的催债还钱问安的话,尖声尖气地开口问道,“怎么又换了一张啦?”

武当先是一惊,显然对于飞鹰能说话这件事是十二分的惊奇,随即又不自然地摆摆手,回答道,“写错字了。”

飞鹰满脸“信你有鬼”的表情,目送着武当假作从容地离开后,绕着那个小纸团飞了一圈,打开来一看,果然还是那首精心誊抄的越人歌。

飞鹰扑腾着把纸尽力摊平,最后思考了一会,把写着最后一句话的那部分小心啄了下来,飞上空去。


——————

华山莫名地打了一个喷嚏,打算开窗通通风透透气。一开窗,就迎面落下一只飞鹰,实在是巧得不行。

华山打开边缘有些不平整的纸条,看到那行字差点没一口水喷了出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好在茶是花了一两银子买的茶,水到牙关又给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呛得满脸通红。


蹲在窗外的飞鹰见华山面红,意味深长地一拍翅膀,飞回武当了。

其实它的怀里,还揣着一张皱巴巴的字条。


是华山上一次扔到窗外的。





今天的飞鹰,little bad bad。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