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玩游戏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心酸的事?


知乎体。

王者荣耀相关,非同人。耽美向。BE。

虚构的w
————————————————

算是前年暑假的事了吧。

那时间我打王者有一段时间了,可能因为从小就对游戏很感兴趣,蛮有天赋的,暑假的时候已经是好友排行第一了。

我妈平时不太管我打游戏,成绩没掉就行,对她的独生子一向采取只管吃喝拉撒的开放政策。

我的一个狐朋狗友那个时候正在追一个小学妹,那小姑娘也很喜欢打游戏,可惜我那个朋友实在是手残得拿不出手,于是用下学期半学期的雪糕贿赂了我去帮他带妹。

正好我也蛮闲的。就答应了,有雪糕不吃白不吃。

当天晚上我就登了朋友的号。那姑娘和我朋友约好了双排,一进去居然是选了个韩信,按道理女生难道不都是妲己貂蝉安琪拉,鲁班小乔孙尚香的吗?

我想了想,还是按照朋友的意思选了李白。

朋友听说小姑娘都迷李白哥哥。撩妹绝对强。

黄金局比较轻松,我有意炫技,开局就去了对方野区蹲蓝,让了自己家的蓝buff给那姑娘。

谁知道那姑娘也不甘示弱似的跟着就过来了。

对面李白有点掉线,来晚了,一放技能就发现草丛里跳出两个刺客来,毫无疑问地成了一血。

哦对,人头我也让给了她。当然还得朋友的意思。说是小姑娘都喜欢这种男生。

要我说他有心思研究这个有的没的,还不如多玩几盘打地鼠治治手残。

韩信在原地站了几秒,屏幕左下方多了一行字。

“不用你让。”

哎呦,这姑娘还挺倔的。

实际上还真不需要我让她。

一起打了几天,我发现这个学妹的技术不是一般的好。

怎么说呢,至少和我不相上下的。总之不该在黄金游荡啊。

我又看了看这姑娘前几天的游戏记录,发现除了和我一起打的那几把其他用的都是法师,战绩也一般般。

下一次游戏的时候,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雪糕,在对话框敲了句“你不是XXX吧”,犹豫了几秒还是发了出去。

现在想想,我宁可当初没发过这句话。

对方一直等到小兵出来都没回答,在我已经打算跳过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方突然开了语音。

是个男生的声音。蛮清冷的。

“我妹让你别追她了。她不喜欢你。”

我也开了语音,笑了笑说,我也不是本人。我朋友找我代打的。

对方没声音了,一直到半场拿了五杀,才咳嗽了两声。道,要不要加个好友?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暂且喊他韩信吧,他最喜欢用韩信。

在把女生不喜欢他的消息告知了朋友后,那家伙很是消停了一段时间,说是打算要好好读书了。

我把这之间的前因后果讲给了韩信听,韩信听到雪糕部分的时候笑了笑,等到我生日的时候就收到了他托他妹送来的一大盒雪糕。

一起送来的还有一把的纸星星。

他说,从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我每天都折一颗星星,只有十八颗,你省着点,一个月拆一颗好了。

我随便掏了一颗打开,看见上面落了一句话,“给我唱首歌。”

他的字很有力气,一笔一划都有开天辟地的气势,没来由的好看。

我问他,到底是我生日还是你生日?

最后还是语音发了一首歌,是道姑。不过不是他喜欢的也不是我喜欢的,是我那个狐朋狗友喜欢的。

韩信说我们的缘分都是那位狐朋狗友牵的线,算是感谢感谢他的呗。

我骂他说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朋友啊?

隔着手机我都能听到他笑得不小心把笔扫到地上的声音。

忽然就安静了下来,然后听到他凑很近对着手机话筒一字一字道,“当然是喜欢你啊。”

这次换作是我把笔掉到了地上。

哎……现在回想起就…

我还是讲讲在一起的事吧。

他大了我两岁,我高二,他大学了。

有时候他也会给我讲讲题,我们大部分时候都是语音或者电话,很少打字。很奇怪吧。

一次我不小心点了视频,他错当成电话接了,这大概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嗯…也是唯一一次吧。

他应该算是长得很不错的了,我认为我自己的审美在男性当中算是非常好的了,看到他的那一张脸也有点小小的…惊艳吧。

简直是像个男模啊艹。

有些人就是这么让人嫉妒,书读得好,游戏打得好,人缘好,还偏偏长得也好。

我是属于那种长相一般,学习一般,勉强在重点里以后混个一本的胸无大志的三好青年。

准确的说也不太算是丑,允许我自恋一下,学校里还是有暗恋我的女生的,并且不止一个。

当时视频开了三秒就关了,那家伙还眼疾手快地截了个我看到视频时的表情包配了震惊两个字发给我,在电话里笑的被口水噎住。

噎不死你。我也跟着笑,末了实打实地感慨了一句,没想到兄弟你长得这么俊啊,我要是个女的我现在就彻底沦陷了我。

那边沉默了两三秒,小小声地问了句,那现在你是男的呢。

声音有些哑哑的,一如既往的清冷音线钻进我的耳窝,有些发痒。

心莫名地开始狂跳起来。

就这样,我从一个单身汉变成了一个gay。

他说他很喜欢我的眼睛。太温柔了,把眉毛上的戾气都带去了一大半。

这是原话。

后来分开的时候我问他,你忍心让这么温柔的眼睛流泪吗,他沉默了一回,关了语音,破天荒地打了字。

“你不会。”

对的,那些星星拆到第五颗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

升上高三的第三个月,我发现他有女朋友。

当时我在街上看到他妹妹等在奶茶店门口,紧接着就看到一对男女从奶茶店提着三杯饮料走了出来,那张脸可是我连做梦都能想起的啊。

女孩子很漂亮,非常嫉妒地说,我觉得和他很配。

当天晚上,在收到他和女孩亲密的照片后,他提出了分手。

我用小号开了局王者,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巧吧,我居然正好和他匹配到了一起。

还有一个和他情侣名的女孩。

对啊,我怎么会没看出这是情侣名?

他还是用韩信,那个女孩也很强势,玩的是李白。

我啊,没有李白可以玩了,也没有韩信会和我一起反野了,关掉了手机躺床上躺了五分钟。系统自动给我选了熟练度第二高的不知火舞。

这次我们都在自己家里打野,地方的野区从没出现过我们的身影。

再也没出现过我们的身影。

我又拆开了一颗星星,还是一行气势磅礴的字。

他说,和我说那三个字吧。

他的头像已经黑下去了。我拨通了他的手机,两边都是一阵沉默。

我说,我又打开了一颗星星。

他说,我现在不方便,你发QQ吧。

电话被挂了。

我愣神了三秒,在对话框里删掉了我爱你三个字,用语音喊了句cnm。

过了一分钟再点开一看,已经被拉黑了。







我今年大一。

考的是他的那所学校。

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执拗,会让我停了整整一年的游戏,去努力地读书,来到这座城市。

反正我妈是挺高兴的,哈哈。

哈哈哈…

他已经结婚啦。巧不巧,他的未婚妻是我一个玩得不错的学姐。

上周收到请柬时说心里没有嘲讽我自己都不信的。

原来还不是当年那个女生。

不过想祝他幸福是真的,即使这份幸福与我无关,也是真的。

学姐也很漂亮。我被硬拉着当了伴郎,韩信看到我的时候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夸我长帅了,说要为我和伴娘拉拉红线。

回家后我一年多来头一次又下回了王者,鬼使神差地选了妲己。同局有一个李白开局就到对面反野,各种炫技,还送了我三个人头。

我开了语音,说,兄弟,我是男的。

对面沉默了三秒,骂了句傻逼。

我耸耸肩,把小号里他的账号删了。点下去前还没忘记看看他更新的空间,果然全是昨天结婚的合影。

我别扭地站在一堆笑脸中间,很不自然地和他挨在一起。

我独独截下了我们两人的部分。

礼服是我们当时看好的礼服,他说结婚的时候一定会亲手帮我系领带。

领带确实是他系的,但婚不是和我结的。

一时间没了以前那种想要打到第一的热情。

室友也在打王者,玩的也是韩信,他瞥了眼我停顿在李白上的手,说待会他去敌方拿蓝buff。

晚上吃什么呢。我答非所问道。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