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2)

但其实他们躺的姿/势有点奇怪。

因为…
他们俩粘着的都是左手。

所以先上/床的韩信是面朝天躺着的,李白就只好趴在床上了。

因此,当韩信说完“午安”的时候,李白的回话是从枕头里冒出来的。

韩信忽然有点过意不去。

“不然我们睡一会换个方向?这样一直趴着对呼吸道不好。”

“太麻烦了,还得起来再换个方向。”李白的声音很模糊,大概是有些倦意再加上闷在枕头里的缘故。

韩信也就不再坚持了。

却出奇地睡不着。

大概是不习惯和别人……粘着手睡。

李白迷迷糊糊地刚要睡过去,忽然感觉呼吸得顺畅了许多。

努力地清醒了一些意识,李白发现自己脖子下多了一条胳膊。

而自己的左手连着的那条隔胳膊正搂/着自己的腰。

“你……你干嘛?”

“这样睡两个人都不用趴着了。”韩信整张脸上都是大写的“天哪怎么会有我这么聪明的人”的得意。

“……”

李白沉默了三秒,自动从韩信的怀里又滚回了原先趴着的位置。

韩信有些不解,实在觉得这样委屈李白非常过意不去,于是决心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也翻了个身啪叽一下也趴了下来。
但显然双方的左手不会让他们有同时躺着或趴着的机会,于是韩信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僵持在了一边。

“要趴一起趴。”

放出狠话后韩信忽然灵光一闪,拥有了一个可以同时趴着但不会受/手阻碍的idea。

于是下一秒,李白背后整整齐齐地叠上了一只韩重言。

“……”
李白觉得这不该是高中生拥有的智商。
应该是幼稚园的。

这下李白更透不过气了。但他依旧要坚守他最后的倔强——

“下……去。”

“不要。”

“下去。”

“不要。”

“我快要闷……闷死了。”

“那你别趴着睡了。”

“我趴着就好。”

“那我也趴着就好。”

虽然李白看不到,但他知道韩信此时脸上一定又露出了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

李白呜呜了两声表示抗议。

韩信以为他要憋死了,赶紧爬了下来。

见李白还是继续埋在枕头里,干脆换了一种威胁的方式。

下一秒,李白就感到一种从尾巴处传来的奇异感觉。

他艰难地回头一看,发现韩信整个人抱住了自己的尾巴——即使一条胳膊还抓在自己的手里。

有那么一瞬间,李白感觉自己不像是有了一个新室友,而像是get了一张3D的贴贴纸…会自己吃饭的那种。

李白叹了口气,没再理他。闭眼试图劝说自己进入睡眠。

但没多久就又感觉到一种从尾巴传来的奇异感。

“……你”
这次不用艰难地回头了,凭借着多次被韩信偷摸尾巴的经验,李白就知道韩信又琢磨出了一种新的迫害自己尾巴的方式。

这不能算是摸了,这简直算是整个人在上/面/蹭了。

…这家伙以为自己养了只哈士奇吗?!

李白考虑了三秒后举手投降,翻了半个面恢复了刚刚侧着身的姿势。
…不和小孩计较。

——————————————
很糟糕。

晚上也是这么睡过来的。

李白感觉自己的阳刚之气在韩信的深情拥抱下变少了一点。

当周一的定时闹钟响起时,李白下意识地起身,就感觉到一股来自于身后被子里的拉力。

就这样,李白从被子里get到了一只韩信。

“你为啥要用最炫民族风做起床铃声。”

“……喜庆!”

仍然是鸡飞狗跳的一个早晨。三好青年李白同志依旧不辱使命,按时到校。

他们当然不可能左手牵左手地去学校,倒着走连楼梯都爬不了。

“那我们每人互相背一段路吧。”

这次韩信的提议破天荒地被通过了。

又可以偷摸尾巴了…!韩信暗搓搓地盘算着。

此时此刻背着韩信的李白感觉不仅肩头一重,还背后发凉,以及另一种非常真实的被触摸感…

幻觉幻觉幻觉。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妖魔鬼怪…
幻觉个屁。

“韩信!!不准摸尾巴!!!”

“……耳朵也不可以!”





第一节的语文课给了尖子A班的同学们十分特别的体验。

“牵着手……”
“你看啊你快看…!”

讲台下少有地开始止不住地嘀嘀咕咕起来。

韩信也感觉很尴尬。

他向同学们露出一个和善而真诚的微笑企图解释原因。

这个微笑让同学们领会到了新的意思。

“他是那个意思吗…?这个得意的笑容…”

“肯定就是了…!不愧是韩信!”
“……超帅!”

韩信不用回头就知道李白脸上的良师の笑容已经保持不住了。

“我们的周末不小心粘在了一起……”韩信抢在李白前面做出了解释。

“天哪……他们周末在一起吗……”但这个解释似乎带来了更大的误会。

“哦,我们是住……”

“住得很近的。”李白忽然扯了一下韩信的手,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我去催促韩信同学补作业的。”
“…住一起有什么不能说的吗。”韩信小声问道。
李白意味深长地白了他一眼,直接略过韩信的问题。

呵,你对十几岁青春期的孩子们的脑洞一无所知。


李白暗地里已经和韩信达成协议,自己讲课的时候他待一边别挡着黑板就成。

…但别忘了韩信可是幼儿园小恶魔的韩信。

————————————————

“这节课我们来讲讲霸王……”

“…硬上弓?”

“……别姬。”

李白重重地把黑板擦拍在黑板上,此时面对着黑板的韩信毫无意外地被呛了一鼻子粉笔灰。

“接下来……”

“请收看,新闻联播。”

“……韩信,出去!”

李白差点忘了上一周这家伙是怎么上课的。

韩信挑了挑眉,恶作剧地眨眨眼,真的走了。

……拖着李白一起走的。


李白憋了三秒,再次投降。

“……回来。”



大概是真的感觉到了李白的生气,韩信破天荒地安安静静地站了一会。

…最多不过十分钟。

李白感觉有人在拉自己,回头一看,发现韩信脸色不太对。

“你……”

“我……我想上厕所。”

评论(4)

热度(49)

  1. 心無外物我是楼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