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4)

“该如何谋杀室友而不被发现?”

此时此刻的李白双手颤抖地敲下这几个字,尾巴跟着抖了抖,落了一地的水珠。

而此时此刻的韩信早就预料到了李白的巨大反应,提起准备好衣物躲进卫生间洗澡了。

李白似乎还隐约听到他的歌声。

恶魔!!

恶!魔!!!


让我们把镜头拉向十分钟前——

哦,李白,请说出你的事故。


——————

李白呆在浴室里安静如鸡地等待着自己衣物的到来。

他有一些害怕。

——凭借他对韩信多日来的了解来说。

但他转念一想——

自己有什么不正经的衣服吗?没有。

即使韩信只拿了一条内裤他会很在意吗?会的,不过回屋之后还可以自己找衣服穿——反正地上就是。

因此李白就放心了。

当然他绝对想不到韩信会从这样一个满满都是运动服衬衫男式T恤的房子里找出一条无敌梦幻的小公主超短裙来。

“这……”李白接过这条裙子时,韩信很明显的感受到了李白内心的崩溃。

——他连耳朵都抖了三抖。

韩信颇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鬼使神差地伸手揉了揉李白的耳朵。

啪。 被拍掉了。

李白保持着微笑,快速穿好内裤。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地步。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气的是你自己。

……

这是哪来的啊啊啊啊啊啊…???!!!!!!!!!

士可杀,不可辱!

李白奋起于浴缸,崛起于浴室,摇晃了三秒后腰部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个重心不稳直直砸向了韩信胸前。

“……”韩信忽然有一股欺负病人的愧疚感。

于是这位恶魔先生出乎意料的没有作妖,很正经地把李白扶到了客厅的沙发。

一落地,李白就挺直了腰板,企图伸手报复韩信——扯掉他的大马尾辫子。

但韩信可能是属袋鼠的。

他直接越过茶几,一溜烟就又钻回浴室了。

留下只有一条内裤的李白和一条超短裙发愣。

也许房间……

房间地上的衣服都去哪了???

李白和他的尾巴都觉得很绝望。

“韩信。”

“怎么了——”

好像还有一点高兴。

这种情绪透过浴室厚厚的玻璃门,传到李白的耳朵里时已经变成了一种夸张的幸灾乐祸的嘴脸。

“我的衣服呢?你全洗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

“我用尾巴都能猜得出来!”

“那替我谢谢你聪明的小尾巴——”

“你出来!”李白趴在沙发上十分没有气势地喊着,那条小裙子已经被扔出了两三米远,手机十分危险地半放在茶几上,屏幕还停留在某社交软件上的一条动态里。

对,就是李白发的那条“如何谋杀室友”的动态。

“出来干嘛?帮你穿裙子?”

一周不到,韩信又恢复了他恶魔的身份。


“拿件正经衣服给我!!”

李白顺手捞起摇摇欲坠的手机,大家幸灾乐祸的评论已经在他那条的动态下泛滥成海。

“都洗了——”

李白没有再回答,又往下拉了两条,发现有一个陌生人的回复。

“如何一招制服恶毒室友,加我看奇妙小技巧。”

神秘!看起来就很厉害!

李白当即就发送了好友申请。

对方很快就同意了。

看头像似乎也是一名高中生,名字是一堆字母——bzrlbsbd,也许是什么的缩写。

这些不重要。

对方加了好友后很快就发来了信息。

“只要998,贴心室友带回家。”

————————————



今天很难得的是韩信做的晚饭。

今天最难过的是韩信做的晚饭。

“你不是订了外卖吗?”李白拿着叉子拨开还沾着自来水珠的生菜,挑出下面的冷冻火腿粒来。

“订是订了……”韩信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生黄瓜,两人都很默契地避开了韩信亲手烹饪的熟食。

“但是据说外卖员在来的路上遇到了迪迦奥特曼,与他激动合影留恋……”

“那也该到了。”李白艰难地咽下了被错拌了好太太鸡精的沙拉,吐槽道。

“这之后他又偶遇皮皮虾,与它热烈探讨送外卖的高深问题。”

“但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是的,他本来还想继续为我们送外卖,但不料刮来一阵邪风,将他和他的电动车……”

“等等,韩信。”李白拍了拍桌子打断了韩信同学的天马行空,“我刚刚好像看到你下楼接外卖了。走到门口弄掉了什么东西。”

能不弄掉什么东西吗?韩信有些感慨地回想二十分钟前的那一眼春光。

——————

从浴室出来后,韩信十分正好地接到了外卖员的电话。

因此他顾不上那条裙子孤零零躺在地上的悲惨命运,换上鞋子就下楼接外卖了。

十二楼。电梯来回不要两分钟。

当韩信一手提着一盒饭回到家时,就看到了李白……

只穿了一条…内…裤…十分哀(纯良)怨(无害)地…坐在沙发上…

怀着的某种奇怪的情绪让他随手就丢了外卖。

啪嗒。

……不对,为什么要感觉奇怪???

李白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正瞥到韩信把什么东西从地上捡起,随手就丢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李白在那个不明物体和这件衣服之间抉择了一下,选择了询问裙子的来源。

“那衣服哪来的…?”

“不知道。在你衣柜发现的。”韩信拍拍手答道。

“…我衣柜???”


————————————

半小时后带出一盘盘五光十色带着刺激性气体以及黑色沉淀的待测物质。

“……呃,”

“这些是……”

“我来介绍一下吧。”韩信满面春风地指了指那些看起来大概不具有腐蚀性的固液体【因为盘子还健在。

“这个是,黄焖鸡。”韩信指了指所有菜中体积最大的那个。

“你20分钟还能做个黄焖鸡?”李白用筷子戳了戳可能是鸡肉的焦黄色物体,十分心疼自己刚买回来打算煮汤的小母鸡。

“喏,这个。”韩信拿起了一包“好太太厨房黄焖鸡配料”。

……李白大概可以想象出一锅浮着配料沉着鸡的水了。

“……那这个呢?”李白指了指另一盘疑是肉食的物体。

“炸鱼丸。”韩信洋洋得意地答道。

“??还有这种菜?你怎么炸的?”

“这还不简单,把鱼丸放锅里炸就好了。”

“那为什么会是这样子?”李白指着一堆大小不均形状明显不是球体的东西问道。

“出了一点意外……意外!”

“那这锅是……”李白看到了那锅放了一整根胡萝卜(并没有切丝削皮,确实是一根很完整的胡萝卜)和三个白煮蛋(可能是白煮蛋,因为它没剥壳)的白开水。

“胡萝卜蛋汤!”

李白已经没有信心继续问下去了。

也许明天的自己又要再见扁鹊一次了。

评论(2)

热度(44)

  1. 心無外物我是楼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