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5)

二人达成协议。

分食那三个鸡蛋和一根胡萝卜。

“鸡蛋三个怎么分?”韩信小心地把胡萝卜掰成两半,分发在两人的盘子里。

“一人一个。”李白淡淡道,“剩下那个你吃蛋壳我吃蛋。”

“……”

这次人畜无害的笑容挂在了李白的脸上。

——————

到了晚上七点忽然停电了。

李白不得不用手机打手电筒继续尽职尽责地批改作业。

很不凑巧,李白今天的手机没有充电。25%的电量终于在快九点半的时候完全耗尽了。

韩信……

“韩信,你的手机还有电吗?”突然消失的光亮让李白发现自己一直不知道韩信待在了什么地方,只好对着身后随便挑了个方向大喊着问道。

“手机?”韩信的声音紧挨着李白响起,比预想近得多的距离让李白吓得直接站了起来。

又坐了下去。

啪唧。

“唔……”这次声音仍然是从李白的尾巴底下传来。

好像坐到了什么。

李白不舒服地扭了扭屁股,渐渐感受到了一个人的五官。

“……”这次李白站起来后就没再坐下了,“你干嘛?”

“我一直坐在这的啊!是你自己坐下来的。”

“哪个正常人会坐在别人屁股下面?”

“我本来是靠着你椅子坐的啊……明明是你自己屁股移过来的!”

“是你自己把头放我屁股下的!”

“Excuse  me?”韩信被冤枉得摸不着头脑,“我是变态吗?”事实上这么黑他还真不一定能找得到自己的头脑。

“你难道不是吗?”

“……”

李白小心地移动着试图远离韩信,爬到自己温暖的小床上去。

大概是小学毕业以来第一次这么早睡。

都市停电的夜晚实在是太黑了。

没有萤火虫,也没有一点的月亮星光。

“我八岁之前都是在海边的……”韩信感慨着,不知不觉中打开了话匣子。

“晚上也很亮堂,尤其是快中秋的时候,月亮大大圆圆的,星星拥拥挤挤,亮亮闪闪的。”

“沙滩上的贝壳和小小的海洋生物,也像是一颗颗的星星一样……”

“59分。”李白忽然打断道。

“什么?”

“小学三年级的作文水平吧。”李白嫌弃道。

“……满分是?”

“100。”

“……”

“写字分0分。”

“你还能看得到写的字?”

“声音难听。感情不够真挚。”

韩信见李白这么正经地评价,觉得自己不 不正经 一下实在太对不起他了。

于是他习惯性地一拍李白的尾巴,佯装生气地问道,“这样真不真挚?”

很尴尬,这次拍空了。

韩信的手一路毫无遮拦地向前,直接放在了刚刚和自己帅气的五官亲密接触的地方。

“真……真挚。”

气氛第不知道多少次陷入了尴尬。

韩信脑子一空,一时不知道手是收回来好还是不收回来好。

“你……”李白欲言又止地发出了一个音节,抓着韩信的手没花多少力气地就打了下去。

韩信想了想,为了解释刚刚的那个误会,再一次把手伸了过去,这次倒是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那条尾巴。

——你看吧,我本来是想摸尾巴的!

李白沉默了三秒,反手去拍,但显然这次的效果不是很好,连拍了三下韩信也没反应。

李白的驱逐让韩信下意识地用力抵抗,从而使得这种玩笑性的触碰多了一点别的味道。

“韩信。”李白想要翻个身,但发现自己身后已经毫无间隙地躺了一个韩信。

准确地说,应该是自己尾巴上结结实实地黏了一个韩信。

“韩信。”见韩信没理,李白就知道韩信又不知道神游到哪个国度去了。

他甚至可以猜出韩信此时此刻的表情——

眯着眼,嘴角似笑非笑地翘着,好像很认真地在听课的样子,实则灵魂已经飘到了窗外的篮球场里。

——他上语文课时就是这样,可以单手撑头坐上四十五分钟,下课铃声响起时准时清醒,继续调戏李白……

的尾巴。

天知道他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什么东西。

“难道会有什么东西比我的语文课更有趣吗?”李白揪着韩信的大马尾辫子,分成三股企图编条麻花辫解气。

韩信也不躲,乖乖地坐在李白的办公室里让他绑,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聊下去顶顶嘴。

“那可多啦。”

“难道你坐在我的课上空想就能打游戏?”

“怎么可能呢……比你的课有趣的,当然是……”

李白正到处找头绳扎起这股麻花辫,听他这么卖关子,心里也急了起来,站在原地等他讲下去。

“是……”韩信慢慢地说道,“你——呀——”

啪嗒。

不用找头绳了。

辫子已经散了。

【韩信:计划通√这次不用抄课文了555】
————————
韩信莫名地感觉到了一股从李白身上传来的寒气。

……完蛋了,好像是生气了…??!

“李……李白?”

没有回答,想必是非常生气了。

韩信小心翼翼地把手收了回来,发现李白正陷入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一动不动地躺在那,眼睛好像都闭上了,但对外界还是有感应的,条件反射地要推开韩信打算在他面前挥动的手。

“李白?”

韩信翻到另一头去,和李白面对面躺着,企图看清楚李白此时此刻的面部表情。

……

太黑了,凑近一点。

再凑近一点。

再……

当李白因为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而睁开眼时,就正正好看见韩信那张眉头紧皱的脸…的局部。
此时此刻的两人已经适应了屋子的黑暗了,目光就这样毫无堤防地撞在了一起。

我去…他怎么就偏偏醒在这个时候…????!!!!!

韩信整个人猛地向后一仰,十分悲壮地摔下了床去,顺带连着被子把李白一起也裹了下来。
时隔不到一周,两人再一次叠在了一起。

……这次是面对面的。

不,嘴没碰上。大概是因为两人的鼻子比较挺的缘故,他们的鼻子撞上了。

恭喜两位玩家解锁新剧情。

附赠一周的鼻尖一碰就疼式疼痛。

————————————
韩信顺带还扭了一下右手。

这下是真的没法写作业了——起码在这一个月内。

于是韩信成为了尖子A班唯一一个不用做作业的人。

“为什么?”体育课代表赵云提出了抗议。

李白皱着眉头,刚想给大家展示一下韩信肿了半边的猪蹄,就被韩信抢了话去。
“保密保密…!”
李白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韩信,发现他回以自己一个似曾相识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对高中生的想象力一无所知。

“……”赵云有些不解地看了看李白满面的愁容,又看了看韩信满面的春风,恍然大悟。

“我说,是不是韩信强迫李白……”赵云趁李白板书悄悄和同桌语文课代表诸葛亮探讨这个严肃的问题。

“啊……有可能有可能。”诸葛亮十分敷衍地拍了拍赵云的肩,报以一种“这傻子在想什么呢”的表情。

但赵云觉得自己受到了鼓励。

他要挺身而出,他要为老师伸张正义,他要打倒黑恶势力韩重言。

诸葛亮忽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赵云忽然两眼放光地盯着李白看……??难道他……他……

诸葛亮一拍大腿(赵云的),惹得正热血澎湃的赵云毫无克制地惨叫了一声,李白手里的粉笔直直地断了半截。

“又怎么了,赵云同学?”

“诸……诸葛亮打……”赵云委委屈屈地指着邻座,诸葛亮十分顺手地捂住了他的嘴。

“打破了沉默。”十分没头脑地接了一句话。

“语文课不需要你们打破沉默。”李白有些强颜欢笑地回头,继续写板书。

“你干嘛?”赵云吃痛地揉着腿,十分埋怨地瞪了诸葛亮一眼。

“不可以啊,不可以。”

赵云并不理解诸葛亮语气中的焦急。

“不可以什么?”

“说吧,你是不是喜欢李白?”

“我什么时候喜欢李老师了?”

“你刚刚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呢?”

“我哪有啊??诸葛亮你讲点道理。”

“你觉得你能瞒得过我?”诸葛亮好像很生气,掰着手指(赵云的)就要算算他们俩认识的天数。

“你看,我们从穿开裆裤起就认识了。从小到大你的哪一点心思能瞒得过我?”

诸葛亮的语速很快,赵云根本插不上话辩解。

“小学二年级给你送情书的小花记得不?那就是我赶走的。我当初早就看出你对那小丫头感兴趣了,为了让你专心学习,我……”

赵云直接打断了诸葛亮的话。

“我谈恋爱就不能好好学习了?”

“能不能暂且不说,反正你不能和小花谈!”

“那初二的小美呢?你知道你当初为了阻止我和她在一起亲我的那一口让我整个初中生涯都背上了基佬的大锅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女生给我送情书吗?”

“我不也背上了!”诸葛亮也打断道。

“可是凭什么我是受啊?”

“谁让你……”

诸葛亮和赵云正吵得热火朝天,忽然两人脑袋上都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

“聊什么呢?”李白保持着一种慈爱的微笑,一种透露出“这两人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友谊”的微笑。

“待会到我办公室聊聊?”

评论

热度(46)

  1. 心無外物我是楼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