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6)

“老师!如果有困难,你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你的!”刚到办公室,门还没关紧,赵云颇有些焦急地开口了。

“不是我们,是你自己。”诸葛亮扶额补充道。

“啊……啥?”李白被这二人搞得不明所以,本来想要好好和他们谈谈认真听课的重要性和早恋的危害性,但现在反被他们先入为主,自己倒不知怎么应答了。

“韩信啊……”赵云露出一副“怎么办我的班主任这么傻”的担心表情,“韩信强迫你……”

“取消作业”四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诸葛亮呛了回去。
咕嘟一声咽回肚子里。

“赵云,你有完没完?”诸葛亮十分介意紧紧抓着李白胳膊的赵云的手,没好气地中断了赵云的话。

“强迫我……”李白有点懵。同居的事被知道了…?但是这个和强迫没有关联吧?

“没什么没什么,赵云可能脑子又有些问题了。”诸葛亮摆摆手,拉着赵云出去了。

“我们祝您和韩信百年好合,修成正果。”

“等等……??????”李白还想问个明白,但两人已经迅速离开了。 准确地说,是诸葛亮拖着十分十分不甘心的赵云离开了。

李白也不甘心,冲上前要问个清楚。于是赵云的一只胳膊被诸葛亮拽得生疼,另一只胳膊也被李白拉得动弹不得。

“什么百年好合?小小年纪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李白忽然想起自己叫他们来的目的,忙转移话题道,“对了,我倒是想了解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

“老师你也没比我们大多少吧……”赵云欲哭无泪地站在中央,辩解道,“我们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关系?不瞒你说,我们其实是父子关系。当然我是爸爸。”

“可是你的初中老师告诉我……”

“你还认识我初中老师???”一提这事赵云就抓狂。

“她是我学姐。”李白回以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和当初韩信的一模一样。

“别,这是个误会……”赵云音量立刻就降低了,“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解释解释?”

“不用解释,老师,”诸葛亮忽然抢话道,“我怀疑赵云喜欢我。”

“???”

李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正打算再深一步了解,忽然眼前闪过一抹熟悉的颜色。

“韩信!”李白立刻放下了赵云的手,比起这个,大家对自己和韩信的误解好像更重要一点,“你过来。”

韩信当然不过来。他要去操场打篮球。

于是李白的话从他的左耳进,在左耳洞里绕了一圈,又从左耳出来了。

大概猜测到李白要找自己麻烦,反倒跑得更快,一下子久消失在拐角了。




李白很郁闷。

很生气。

他大概是确定韩信和学生们讲了什么了——虽然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好话。

他决定也要幼稚一回,报复一下韩信。

——————————

赵云很郁闷。

很生气。

他刚想和老师解释一下自己和诸葛亮的纯洁友谊,就被一只乱入的小蛟龙抢去了所有风头。

于是继续被诸葛亮拉走。

这时他才想起诸葛亮的添油加醋。

“我哪里喜欢你了?”

“你哪里都喜欢我。”

“我就是喜欢吃秋葵也不喜欢你!”

“你说的?”

“我说的!”

两人就这么互相生气着度过了这个下午。

回家路上也互不搭理。

赵云正想着说点什么话题好,缓和缓和气氛,忽然看到车站处的两个熟悉身影。

是……李白和韩信?

赵云眉头一皱,怀疑事情不简单。拉着诸葛亮就跟了上去。

诸葛亮不明所以地被拉了过去。




他……他们在干嘛??

赵云看了一眼差点没瞎了自己的眼。

天哪,太可怕了,作为一名正义的体育课代表,我绝对……

要阻止韩信这种邪恶势力欺霸纯良小教师的恶性事件的发生!!!

于是他如一匹脱缰的哈士奇般地跑了过去。

还挂着一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诸葛亮。

————————————

李白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报复方案。

他偷偷潜伏在了韩信日常回家的小路上,抛弃了自己为同学们改作业的大好时光,弄了一个放了半瓶辣椒酱和胡椒粉的卷饼。

做得足够大,从外表看没有很明显的异常。

哦对了,他还放了一点牙膏。
薄荷味的。绝对清爽。

一想到韩信满怀感激地接过自己的小礼物,并且满怀感激地咬下大半个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韩信!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到!头!了!

李白十分兴奋。莫名其妙的兴奋。

但他并不知道,事情会朝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发展。

————————

韩信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白云悠悠,芳草柔柔,青山绿水一片锦绣~【自带bgm

在拐角处看到了一个尾巴。

毛茸茸,软乎乎。

韩信犹豫了…不对,是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

尾巴和尾巴的主人都没生气——太意外了,反而十分讨好地递过了一个卷饼。

“饿了吗?尝尝?”

“嗯……?额,噢…不……不了吧。”用膝盖想都知道这饼有问题。

“哦……”李白面无表情地看着韩信,“你吃不吃?”

“……不吃。”

“那你从今天开始写作业吧。”

“……吃。”

韩信凝视着那袋饼,忽然有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李白上一秒还幸灾乐祸地看着韩信把饼含入口中,下一秒就品尝到了这个世界的终极。

…?????!!!!!!我靠!!!!!!!!

嘴里灌满了辣椒酱和胡椒粉,以及那清新薄荷味牙膏的味道。

韩信同样幸灾乐祸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李白,以一种极其让人误会的姿势把他堵在墙角。



李白十分绝望。

他感觉到自己的泪水和鼻涕糊满了自己的帅脸,感觉到韩信正强行把那张饼塞入自己口中,感受到……

到……

远处跑来的那个是啥??

泪水朦胧之际,李白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老师!!!别怕!我们来救你了!”

“韩信!你太过分了!怎么能强吻老师!!简直令人发指!惨绝人寰!丧尽天良!为所欲为!”

语文课代表诸葛亮也忍不了。

“打住!先不说人家小情侣打情骂俏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更想知道你语文是怎么及格的。”诸葛亮怀着强烈的不满与质疑。

“什么小情侣!你没看李老师都哭了吗!”

他抱着韩信的腰企图把两人分开,那张饼已经被李白咽下一半了,热辣辣的喉咙和嘴唇仿佛刚刚和周瑜的火球亲密接触,实是人间之极乐(个屁),欲界之仙都(个鬼)。

“呜呜呜!呜呜!”李白精疲力尽地坐在地上。

“你看!老师都吓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不能怪我啊,他本来就傻傻的。”韩信舔了舔嘴角的辣椒酱,无辜地申辩道。

李白可能没注意到,韩信的上一个学校在是一个叫做四川的地方。

就是这辣椒酱还吃出一种薄荷的味道,怪怪的,不太舒服。韩信暗自点评道。

“韩信,你不能因为老师不喜欢你你就强来!”赵云继续伸张正义,“我们知道你喜欢老师……”

“等等,我喜欢谁?”

“老师啊?”

“?????”韩信有些嫌弃地提起李白的一只小爪子,“我怎么会喜欢一只傻狐狸?”

“可是你刚刚还强吻……”

“我只是……”韩信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辣椒饼,“喂东西给他吃,对,喂东西给他吃。”

“你看他吃得多开心!”韩信连脱带拽地把李白拉了起来。

“呜呜!呜呜!”李白连忙附和,生怕自己企图谋害学生反被学生谋害的奇事让人知道。

“快回去了,”诸葛亮催促道,“你最近怎么这么八婆?”

“我哪八婆了?”赵云不服。

“本来你以前见着个社会黑暗欺软怕硬的就要冲上去伸张正义就算了,怎么现在连情侣吵架都管起来了?”

“什么情侣……”赵云还是不服。

“你作业写完了?还不走……”诸葛亮好像有些不高兴。

“再见,不送。”韩信拉起仍然沉浸在辣椒酱阴影下的李白,一溜烟跑没影了。

“他为什么说的是再见不送而不是先走一步?”赵云答非所问道。

“你很关心李白?”

“为什么不关心老师?”

“那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

“你怎么了?你又没有被人强吻。”

赵云依旧不明白诸葛亮为什么生气。

于是他呆呆地站在墙角,然后看见诸葛亮慢慢向自己凑近。

直到诸葛亮的呼吸热乎乎地洒在赵云的颈上时,他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你……唔……”

…????

被占据的口腔。

赵云只感觉有些呼吸困难。

舌头麻木地与诸葛亮相互交织,分离,留下一股没控制好力度的血腥。

大概诸葛亮所有的不满都换成这力度去咬那赵云的唇了。

他抚慰似地舔去一点血丝,自己逃也似的跑走了。

“我是没有被人强吻。”

但我强吻人了哦。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