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7)

很糟糕。很糟糕。

在辣椒酱的滋润下,李白大概有一段日子不能正常说话了。

扁鹊语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红唇烈焰的两人,留下了三周的药,走了。

这次他没有拜托韩信好好照顾李白。

韩信当然要趁机好好和李白发♂展一下友谊,直到他发现自己的内裤一夜之间全部不翼而飞。
…而飞。

就算是临时的报复B方案吧,李白有些没劲地想。

此时另一边同样陷入低气压的韩信苦哈哈地蹲在衣柜边画圈圈。

恶毒……恶毒!

————————

即使这样,李白还是要坚持上课。

于是当李白感情强烈地敲击着黑板上的板书时,韩信(在李白以恢复写作业的威逼利诱下)十分适时地模仿他平时高昂激动的语气表达他的心声:

“同学们,注意啦!注意啦!这个重点!”

当李白带着一点慈爱笑容久久凝视某位同学时,韩信立刻会意,温柔吓人地让那位同学起来回答问题。

啊不是,温柔可人,温柔可人。

喜闻乐见。

“你们说老师为什么会说不了话?”英语课代表小乔日常八卦开心一下。

很奇怪,这次隔壁桌的两人都没回应。

“赵云?诸葛亮?”小乔小声喊了一遍两人的名字,才发现两人都心不在焉地坐着,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好奇怪哦……他们今天居然相安无事一上午没有吵架……”小乔自觉无趣,又捅了捅同桌孙尚香,想要继续八卦。

这时候那两人回过神来了。

“小乔,你叫我?”赵云回道。

“你…和诸葛亮今天气氛怎么这么奇怪……?”

“呃……有吗……”赵云有点尴尬地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算是在发脾气了——对诸葛亮。

…????什么鬼,好男儿能屈能伸…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赵云正胡思乱想着,被诸葛亮笑嘻嘻地拍了拍肩,打断了思绪。

诸葛亮故作亲昵地把椅子往他的方向挨了挨。

“赵云,诸葛亮,小乔,”韩信咳嗽了两声,“你们有什么好聊的吗?”

又是一个来自李白的慈爱的微笑。

“韩信你和李老师真是越来越像了。”小乔露出一种“我懂我懂”的表情。

同学们适时“wo——”地起哄。

李白有些无奈地敲敲黑板,手舞足蹈地发出一串模糊不清的声音。

“别吵了,别吵了。”韩信及时翻译。

李白摆摆手。

“诸葛亮赵云小乔站到外面去?”

李白又摆摆手。

“Give me five?”

韩信十分配合地握住了李白的爪子。

李白继续摆摆手。

“?你到底要说什么?”

韩信递给李白手机,让他打出来。

李白不答。露出一种“你根本什么都不懂”的惆怅神情。

要疯了。他到底想说什么?

他为什么有点生气?

那自己的内裤怎么办?




韩信感觉自己的“配合得天衣无缝”是一种错觉。


比如午饭时间韩信夹给李白的一朵秋葵,在李白的默默注视下又夹给了李白的一盘秋葵……哦,这是故意的。

再比如李白对着一只掉在地上的鸡腿指手画脚,而碰巧路过的韩信捡起鸡腿吹了吹又塞回了李白的嘴里。

还比如当李白正美滋滋地改着作业时,韩信一拉电闸就把李白扛到了床上。

“睡觉觉,睡觉觉,啊,乖,睡觉觉。”

“???……”

“好的,好的,我懂,我懂。”韩信帮李白盖好被子。

李白踢掉被子。

韩信帮被子盖好李白。

李白滚出被子。

韩信把李白裹进被子。

李白……

李白摆了摆手。

“喝水?”

继续摆手。

“你要干嘛?”

韩信把手机递给李白。

李白拒绝。翻身钻进被子里。

韩信连哄带骗地想让李白出来解释清楚,结果说了半个小时只露出来了一条尾巴。

韩信揉了揉。

更加惆怅了。

李白到底为什么又生气了?

他摆手到底是干嘛?

于是韩信又好言相劝了半个小时。

打开被子一看。

睡着了。

“我的大爷哟…你究竟要干什么?”

你今天的内裤还没给我呢?我澡还没洗呢?

“我变好了。却变疯了。”

韩信,惆怅,忧伤。
——————————————

“我发现李白这个学期真是多灾多难。”刘邦把脚翘到办公桌上,悠闲自得地玩着开心消消乐。

“你懂什么,”张良同样悠闲自得地擦着眼镜,“这是桃花劫。”

“什么花?”刘邦头也不抬地质疑道,“我看是东北牡丹花吧。”

“这和牡丹有什么关系?”

“牡丹啊——红啊,大红啊。”

“大红?”

“张良你看你,平时挺聪明的。”刘邦洋洋得意地给张良分析道,“你看李白现在的嘴,多红,嗯?”

“……强词夺理。”

——————————

其实李白的嘴不仅红,还肿。

一吃东西就疼。

韩信还是很内疚的——当然这些内疚与讨好与他那些受人拘禁的内裤逃不了关系。

于是他成功地从幼儿园小魔王上升为懂事乖巧的三年级红领巾。

“收一下衣服。”李白写道。

于是十分钟后韩信真的只收了衣服——上衣的衣,袜子裤子都还挂着。

哦,他自己的内裤也收了。


“拖一下阳台的地。”李白写道。

不,他不止拖了一下。

他很认真地忙活了一个小时。

首先,把洗衣粉倒约1~2袋平铺在地上,注意,一个瓷砖放1/3。

这时候,他已经花了59分钟了。

接下来,也就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放水。

他把阳台的门关紧,拿起喷头细心地从第一格开始放水。

——其实只是站在原地看水慢慢没过自己的脚踝。

李白很感动——对于韩信的埋头苦干的一个小时。

他端着一杯果汁打开了阳台的门。

五秒钟后他又关上了门——带着破门而出的自来水。

韩信自娱自乐地继续放水。

一分钟后他收到了一张门缝传来的小纸条。

“你在干嘛?”

“洗地板啊。”他如实地大声答道。

手机响起消息提示音。

“你是在洗地板还是在开张扩建室内游泳池?还是露天的那种?”

“你见过游泳池里放洗衣粉的吗?”

“什么?你还放了洗衣粉?”

“怎么了?我以前都是这样洗的。”

“你看到墙角的拖把了吗?”

“看到了。怎么了?”

“你以前没用过这东西吗?”

“用过啊。不就是用来搅拌加快反应速率的吗。”

“什么反应?”

这次韩信没有回答,用手机写了一个可能是化学反应方程式的东西发了过去。

“洗衣液+H2O=香喷喷的阳台pool”

李白:“图片:〔你带着脑袋脑袋就是为了看起来高一点的吗.jpg〕”

韩信:“不,我带着马尾就很高了。”

韩信打这字的时候水已经到腰部了。

李白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阳台水位的变化——根据门缝露出来的水。

又过了半个小时,里面的放水声终于停了。

显然已经到了围栏的最大承受范围了。

想必楼下的阳台此时已经惨遭毒手了。

“李白,要不要来一起泡一泡。”

“你不是洗地板吗?”

“洗完啦,可干净啦。”

“我怎么去。一开门水就……”

“你从隔壁屋那边的窗户爬过来就好啦。”

“???想太多!”

“那好吧……我自己泡啦。阳光超好的。”

“……”

“对了,你打算要改的试卷……”

李白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打开抽屉……

“……”

“我一时半会还不了你了。”

“…你还要不要你的内裤了?”

“不要,裸着挺好的。”


……呕。

——————

五分钟后,韩信听到了意料之中的“扑通”声。

“……卷子。”来者十分艰难地发出了两个音节,哗啦了一下水道。

“先一起泡一会呀。”韩信热情地慢慢漂到李白身边,“穿着衣服怎么泡?”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