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8)

“……”李白以一种看流氓的眼神盯着韩信。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韩信不以为然。

李白用手比了个大大的差,继续手舞足蹈地询问自己的考卷。

“其实考卷我放在抽屉里了。”

“…?”
李白用眼神表达自己找了三遍都无果的疑惑。

“因为我放的是厨房的抽屉。”

“……”李白并不想继续和他废话,自顾自地去开阳台的门,找考卷了。

“哎……”韩信一把拉住了李白因为浸了而水沉甸甸的尾巴。

李白无视。拖着尾巴和尾巴上的韩信艰难地移动到阳台门前。

“好像没有漏水声了……”韩信悠闲地趴在尾巴上,慢慢靠近阳台门,忽然发现一点莫名消失不见的杂音。

“唔……”

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李白用力地要掰开门,无果——

纹丝不动。

李白继续用力掰门——

纹丝不动。

李白仍然想要掰开门——

纹丝不动。

“李白……”韩信咽了口口水,欲言又止。

“你听说过液体压强吗。”

“……”

两人的肚子很同步地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
————————————————

一阵风。

夜间的阳台不算是热的。即使是在夏天。

尤其是现在有了满池子的水的阳台——

泡在水里泡久了会脱水。

出来会着凉。

门又打不开。

还拖着一个傻李白。

韩信陷入了沉思。



“我们也许可以报警。”李白拿过韩信的手机在备忘录打字,提议道。

“让钟馗把我们从十二楼的阳台勾下去?”

“……那我们爬到楼下的阳台?”

“我们是在十二楼。更何况楼下阳台离我们起码两三米,而我们连根绳子都没有。”

韩信顿了顿,接着道,“到时候你摔残了,我可不养你。”

“那我们怎么办?”李白发愁。

“…报警吧。”



————————

晚饭时间一个小时后。

在程咬金的帮助下,狄仁杰十分热心地撬开了李白家的锁,拆了李白家的阳台门,成功救出了水中抱在一团瑟瑟发抖的李某和韩某。

“在家里娱乐♂身心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安全。”年轻的美女记者对着镜头面带微笑道,顺便随手拍了点“事故现场”。“请问狄警官,您怎么看待这次的阳台泳池事件?”

“元芳,你怎么看?”

“大人,我觉得……”李元芳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旁边湿答答的两人,语气深沉地答道,“此事必有蹊跷。”




——————————

自己在A班同学们心目中的形象算是完全毁了。

李白裹着被子有些心情复杂,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觉。

打算再和那位神秘的B同学聊聊天,发现自己有一条未查看信息。

是刘邦发来的。

“李老师,我们决定放你一周的假,给你一个很荣幸的机会——与我们一同探秘王者河道的秘密。”

“不去。”

很快刘邦就回了。

“今天的新闻我们都看到了。明天去学校的话可能……”

李白回想起保健老师骇人的凝视。

“去。去。”

“嗯。正好六个人路费打折。你记得带上你家韩信。”

“几……几个人?”

刘邦不答。

李白迷茫地转身,压到了什么不明物体。

这才想起韩信还在床上。

睡得真熟。

和韩信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刺激啊。





正在喝东西的李白看着空手而来的韩信,直接一口水喷在了他脸上。

“行李呢?”

“才去一周带什么行李?”

“你不要洗澡,不要换洗吗?”

“都穿身上啦。”韩信给李白看了看他绑在腰上的两条短袖中裤和一件外套。

“内裤呢……”李白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猜想。“等等,韩信,你穿了几条内裤?”

“三条。”说着韩信就想给李白看一看。

“不不不。”李白又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想。“那我的衣服呢?”

“一起穿啊。”

“我的内裤该不会是你那三条中的一条吧?”

“聪明啊,李白。”




——————————

“他们就是另外的两个人?”韩信李白和赵云诸葛两两相望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是教师福利吗?”李白拽了拽张良问道。

“不是优等生奖励吗?”赵云拍了拍刘邦问道。

“一看就是……”韩信不等那两人回答,就说道。

“有阴谋啊。”诸葛亮接了下去。

“不是都说了六个人路费打折吗……”刘邦试图搪塞过去。

“我们怎么去?”

“……走路。”

“所以这存在路费吗?!”四人怒然。

“来都来了,假都请了,你们还想回去写作业吗?”张良劝道。

“想。”李白抗议。

张良不答,和刘邦先走了。赵云和诸葛亮想了想,确实有理,也一起跟上了。

李白想回去。很想。

于是他被韩信连拖带拽地拉走了。


【一小时后】

“你们有谁知道王者河道怎么走吗?”张良忽然停下了脚步。

“你不是有智能导航吗?”刘邦小小声地提醒道。

“导航显示刚刚路过的那个公共厕所是王者河道。”

“……我好像有去过。”韩信忽然插话道。

“我带你们去吧。”


【半小时后】

“河道在哪?”李白感觉一种疼痛从自己的脚跟开始蔓延。

这双鞋子有点磨脚。

“我只看到了一条臭水沟。”赵云呆呆地答道。

“你行吗韩信?”诸葛亮质疑。

“我明明记得……”韩信申辩道。

“会是那吗?”李白指了指旁边一条偏僻的小山路。

“我记得不要爬山的啊?”

“你懂什么,地壳一直在运动变化,指不定小河道就自己爬上去了呢?”李白振振有词道。



“按道理来说河道的游人应该很多啊?”张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为什么这条路这么偏僻?你看这些草,长得这么高,肯定是许久没有人走过了。”

“去看看吧。”刘邦催催促道,“不然别说午饭了,就这么找下去,连晚饭都吃不了。”

“你确定这么荒无人烟的山上会有饭馆?”

“也许只是我们发现了另一条通往河道的路呢?”李白继续坚持自己的看法。


于是六人踏上了这条奇奇怪怪的小路。



停,等等。

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我不是一名敬职敬业的人民教师吗?

此时此刻我不是应该坐在桌前批改作业吗?

李白揉着生疼的脚跟,忽然惊醒。

“要不我们回去?”李白建议道。

就是在这时,事情有了新转机。

“老师,你看那——”赵云指了指不远处一条隐隐约约的小河。

“那个就是河道吗?”

“为什么和照片上的不太一样?”张良疑惑。

“可能游客太多脸给踩变形了吧。”

“但是根本没有游客在这啊?”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