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9)

“说说吧,为什么要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赵云最直率,直接把刘邦给绑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不绑张良?”

“他说有什么事冲你来。”

“……”

“为什么非要来河道?”韩信微笑着把剪刀对准了刘邦的一撮刘海。

“……当然是为了学校的发展与建设,专门到河道……旁的肥沃土地来种地瓜。”

“增加经济收益。”张良补充道。

“但是我看起来很适合种地瓜吗?”李白怒喊。

“没事啊,韩信适合啊。”刘邦无辜,“你在旁边给大家加加油就好了。”

“所以现在……”诸葛亮环顾四周诡异荒凉,第五次拍掉了腿上的蚊虫。

“我们该……”李白查看了一下六人的背包,整理出了一个帐篷和三条毯子——张良刘邦带了一条,诸葛亮赵云各带一条。

“怎么办?”赵云有些泄气。本来白天回去的路就被莫名疯长的杂草覆盖了,现在到了晚上这里简直像是变了一个地方。

“不知道。”刘邦如实回答。

见大家要冲上来揍他,刘邦赶紧掏出六个地瓜。

“要不我们先吃晚饭?”

张良见势生了一把火。

“你觉得我们吃这套?”李白不买账。

【十分钟后】

“地瓜真香!”

——————————

吃饱喝足,开始分配住宿。

哦,不用分配,反正就只有一个帐篷。

“李白,你和韩信一个毯子。诸葛亮和赵云一个毯子。”刘邦安排道,“我和张良一个。”

“为什么他们有一种老夫老妻的即视感?”赵云小声吐槽。

“是老夫老夫。”诸葛亮纠正道。

“那你们新婚夫妇也要加油哦?”刘邦毫不辩驳。

“…???!什么鬼?”赵云感受到李白敏锐的“果然有学生早恋”的视察目光。


诸葛亮倒是很愉悦。

韩信也很愉悦——莫名其妙的。。

大概是由于又可以继续抱着尾巴睡觉这一点。韩信自顾自下结论道。

六人围成一圈坐在帐篷里面面相视。

“那个……你们不睡吗?”李白感到了一种疲惫。无论上从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睡吧。”

刘邦和张良最先躺下。

李白见状拿起毯子也慢慢移动到了那两人旁边,挨着刘邦也躺下了。

李白躺下了,韩信自然也要跟着躺下了。

赵云再觉得别扭,也不得不躺下睡了。

睡在最靠近帐篷门位置的诸葛亮关了灯,整个帐篷里顿时就安静下来了。

黑夜中的听觉似乎更好些。帐篷外原本的静寂无人此刻倒像是多了一些另类的声响。

“别再瞎想了,大家都快睡吧。”

——————————

李白很困。

但他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


“你还没睡?”韩信沉浸在毛茸茸的尾巴的幸福触感中时,发现李白又动了动身子。

帐篷里很挤,这一点轻微的动作也被无限地放大了,带着韩信的心跟着动了动,不明所以地加了速。

“没有。”李白不想再对着刘邦那个有点呼噜声的后脑勺,便拍掉了韩信的手,转了个身来。

这下韩信的手不知道放哪了。

这么狭小的空间是不容许六个人同时平躺的,韩信此时若是平躺下去估计要抹上一背赵云的鼻涕。

继续放在尾巴上,估计自己要被李白赶去睡沙发了……不对,在这里估计是去睡草地。

伸着不是,缩着也不是。

李白也觉得很别扭。

他原本用手枕着胳膊睡的,现在手酸得不行,估计再枕下去就麻了。

于是二人犹豫了一会。同时把手伸到了毯子外面。

好冷。

又缩了回来。

没地方放。

又伸了出去。

好冷。

又缩了回来。

没地方放……

算了,搭着吧。
韩信想,有什么,好兄弟嘛睡觉互相搂着不正常……?

………正常个屁。

但是这是情形所迫。李白实在是扛不住困了,在完全失去意识前为自己(勉强)找了个理由。

两条来自不同主人的手臂抬抬放放,终于慢慢地找了个位置安静了下来。

如此反复,二人迷迷糊糊地都睡着了。

这个世界终于彻底静下来了。

——————————

才刚天亮。

一阵巨响就从帐篷外传来,打断了六人的睡眠。

“搞什么……”诸葛亮最先醒来,摸摸索索地打开了手电筒想要出去查看情况。

一打开发现原本井然有序的位置安排早就乱了,李白和韩信搂在一起就不说了,赵云居然把脚翘在了自己的脸上!

再看那边,刘邦张良依旧睡在原来的位置,但刘邦的一条胳膊已经架到了李白地大尾巴上。

赵云睡得最夸张。脑袋躺在李白韩信的被子上,上半身没盖,下半身紧紧地裹着他自己和诸葛亮的被子,脚还时不时地在诸葛亮脸上来回摩擦。

难怪这么冷。

诸葛亮起身,发现大家都醒了过来。

“赵云,没想到你晚上这么随性自然毫无拘束。”诸葛亮捡起自己脸上的一只袜子说道。

忽然被吵醒的赵云有些反应迟钝,翻了个身还想继续睡。

六人都开始穿衣准备起来。

在督促赵云把袜子穿好后,诸葛亮和五人一起出去查看。

手电筒的强光勉强开辟了一条道路。荒山野岭的夜晚太过于空旷了。没有月亮的时候,除了蝉声就只剩下漫天盖地的黑暗。

这道强光更像一道利刃,生生地在这份宁静中切开一道口子,打破了……

李白正暗自抒情着,被韩信在耳边的一声低吼吓了一大跳,回头就对上韩信(自认为)英俊潇洒的目光。

“怕黑吗。”

“…????”李白翻了个白眼,没搭理那人。

“你再说下去估计李白连帐篷门都不让你进了待会。你看他都不高兴了。”倒是刘邦在一旁啧啧地砸吧了两声,打趣道。

“我没有不高兴。我心里乐开花了。” 李白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扭头走了。

“过去看看?”走在最前面拿着手电筒的诸葛亮见后面的人一直停滞不前,忙回来催道。


“那里好像有光。”张良忽然指向诸葛亮的身后。

“有……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一时间六人都陷入莫名的紧张,警备地盯着越来越近的那束光线。


那束光忽然停在离他们不远的一个地方停下了,看来不是冲他们来的。

“不要打草惊蛇。”张良建议道,“我们关掉手电筒,手拉着手向那束光前进。”

“管他是什么东西,”赵云为大伙打气道,“我们有六个人呢。”

“对,不求同年同月同生……”韩信想都没想地就接了下去。

理所当然地被李白揍了一拳。

“出发吧?”诸葛亮还是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跟着赵云刘邦张良和李白韩信。

六人短暂的探险(个屁)之旅,就这么开始了。



不是很远。


那束光的主人好像是一个人类——这让诸葛亮松了口气。

是人,可以交流的。


再近一点,发现还是一个小姑娘。

怎么说呢,和自己同龄的那种吧。

诸葛亮盯着那个小身影越看越觉得熟悉。

再往前一点,发现她正蹲在一个大坑里,坑里躺着一个人,还放着一抬炮。

“哦……她好像是……”

还不等诸葛亮说完,神经早已紧张到极点的赵云就松开了刘邦和诸葛亮的手,拔出腰间的长枪就冲了过去。

“管你是人是鬼,我……”

“我……”

“……”

当他把一枪猛扎下去时,那个女孩忽然一个翻滚,灵巧地躲过了那一击,顺势一推,抄起大炮就要反击。

“等等,孙尚香。”诸葛亮忙跑过去护在和枪一起插入地里半截的呆子赵云。

“……诸葛亮?你们大半夜在这干嘛??偷情也不要跑到这种荒郊野岭吧?”

紧接着她又看到了后面手牵手的四个人。

“……卧槽?偷情还带组团的???”

————————————

八人尴尬地围成一圈坐在坑里。

“这个刘玄德……?”李白指了指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小自己三岁的正傻笑着坐在孙尚香旁边的狐朋狗友。

“……出了一些意外。”

“所以那个巨响是……?”

“对……没错……”孙尚香也有些尴尬。

“卧槽你们在开什么玩笑?刘玄德你家卖复活甲的?”韩信一脸蒙逼。

“啊……?”这下换备香二人不解了。

“刘备不是被你一炮轰过来的吗?”


“……?不是啊。”孙尚香指了指地上的半人高的子弹解释道,“我把子弹丢出去,刘备再帮我捡回来啊。”

“……???”六人蒙逼。

李白暗搓搓捅了一下刘备。“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刘备不屑。露出一个“你懂什么”的笑容。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