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11)

你,见过,袋鼠吗?

你,渴望力量吗?

李白坐在观众席最暗的小角落里也遮不住脸上的一个大写的尴尬。

“第一次看见有人跳高从助跑点就开始跳的。”B班班主任貂蝉是同样的心情复杂——虽然大部分是幸灾乐祸的。

莫不是李白作业布置太多把韩信给搞傻了。貂蝉感慨道。

貂蝉目瞪口呆地看着操场上那个自带坐标系的动点信,正以极其悠闲的速度一蹦一蹦地向跳高的垫子跳去。

“我感觉有点眼花。”貂蝉扶额,匆匆拍了张照就走了。

李白看着韩信蹦哒蹦哒地终于到了垫子前,小杆子一撑,好的,漂亮!信仰一跃!!!

韩信同学直接从垫子上飞了过去!!

“……???”李白一口水喷了出来。

韩信用杆子又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身体位置,落地时才没有脑袋着地。

“我觉得这次李老师不仅要对他刮目相看了。”赵云边系鞋带边和身旁的诸葛亮说道,“我觉得老师可能看得眼睛都觉得要瞎掉了。”

冠军奖牌理所当然地挂在了韩信脖子上——再第二次重跳后。

“呃……”李白为他挂奖牌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下次注……注意安全。”

“我注意你就够了。”韩信的日常脱口而出换来了一个新的白眼。

——————————

到了最后的八百米决赛。

李白不打算去终点迎接,但最终还是被赵云和孙尚香五花大绑着抬去了。

“孙尚香你怎么也来掺一脚?”

“备备让我多撮合撮合你的姻缘。”大小姐与赵云相视一笑,十分默契地把李白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行行行,我不跑,你们先把这些红领巾摘掉。”李白商量道。

“我可不信。”

“你摘不摘…?”

“不摘。”

李白见硬的没用,开始苦口婆心的劝导。

“你们才十几岁,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你们知道现在这种行为是什么吗?这是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你们这样是违纪的,违法的。是不道德的。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你们……”

“不愧是语文老师。”孙尚香捂着耳朵示意赵云再找一条红领巾来。

“把嘴堵上。”

————————————

精疲力尽地跑完八百后,发现终点竟然没有人来接自己。

被安排到同一场次的诸葛亮已经被赵云扶了去,正悠闲地站在跑道旁喝水吃饼。

“没人来接应我的吗…?”韩信在原地缓了一会,向赵云他们走去。

“哦,李白是本来安排来接你的。”赵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树荫。“他不过来。”

“哦……好的。”韩信有些不开心。他小跑着向树荫走去,果然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为什么不过来?我快要死在八百米终点了。”
韩信有些夸张道。

“呜呜……唔!”

“……?哑了?”韩信走进一看,才发现李白手脚各用一个红领巾被绑住,嘴里也塞了一条。

“真没想到高中还能见到这种东西……”韩信纳闷。

“唔!”李白见有人来了,赶紧求救。那个健忘的赵云在看见诸葛亮后就屁颠屁颠地跑走了!!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孙尚香?什么孙尚香?她早就不知道跑哪去玩去了。

李白委屈。

见到来者是韩信后,更加委屈了。

“嗯?”韩信眯起眼睛,十分好心情地欣赏着李白气嘟嘟的样,“跳高第一名的小礼物?”

解开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皮皮白,我们走!”




————————————

晚饭时间。

刚开始动筷子的韩信忽然察觉到了李白的异常。

“吃啊,你怎么不吃?”

李白举了举手上的红领巾,又指了指嘴里的红领巾。

“……那只好…”韩信无奈。

李白乖乖地把手伸过去等着松绑。

“只好我亲自喂你了。”韩信说着就拿起了筷子。

“……???”

等等,你别过来!!

停下!!!

李白惊恐地看着面前飞舞的筷子,内心有一种要敲开韩信脑袋看看到底灌了多少浆糊的冲动。

老哥!!我嘴里的红领巾还没拿出来!

韩信当然听不到李白内心的呼喊,找准时机两根筷子就伸了过来。

正中……

李白鼻孔。

一时间双方都陷入了无边的尴尬。
还好力气不大,韩信愣了愣,筷子堪堪停在了鼻子下方。

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一下子两人桌边就围了一圈观光食客。

韩信赶紧拿下李白嘴里的红领巾和嘴唇往上半厘米的筷子。

若无其事地想要继续夹面喂李白吃。

“……那双筷子…”李白欲言又止地蹬了韩信一下。

其实他是想要用踹的,但两只脚不好发挥,只能不轻不重地蹭了一下韩信的小腿。

韩信会意,把筷子在面里涮了涮,“好了,干净了。”

奉上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说着又夹了一口面往李白嘴里送。

……李白怀疑韩信在报复自己。

“我们还是换一家吃吧……”李白忽然在围观的人群中似乎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赶紧走……要赶紧走。

李白想着就起身一蹦一蹦地往外打算撤离。

很不幸运。

第二蹦就被绊倒了——

“等等我啊……”韩信从地上捡起李白,顺势就扛上了肩。

“……???你把我松开,我自己能走。”

“不行,我不松开。”

“松不松开?”

“不松。”

“松不松?”

“不松。”

“你看他们吵个架都这么无聊。”李白正打算开始以理服人,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貂蝉。

不对,是两个。

“太……太白兄?”李白的面前忽然多了一张放大的吕奉先的脸,“蝉儿和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原来你们真的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

“等等,布布,等等……”

“你居然都没告诉我!想当初我可是藏着你的开裆裤长大的!”

“原来藏我开裆裤的是你?!”





——————————

于是四人安安静静地继续坐下吃面。

“还不能把我解开吗。”

“不能。”

“……”

“来,张嘴,啊——”

“哥稳滚!”

“要不你还是把他的手解开吧。”

貂蝉好心解围。

韩信把最后一口面塞进李白嘴里,换来了今天的第99个白眼后,心满意足地解开了红领巾……

手上的。

“……??你一次性解开会死吗。”李白抗议。

抗议无效。

韩信选择了直接无视李白。

“要不我们来玩游戏吧?”貂蝉继续试图缓和气氛。

“好啊好啊,玩什么?”吕布大力支持。

“嗯……真心话大冒险!”韩信忽然提议。

“要不还是捉迷……”李白抗议。

…被捂住嘴。

抗议无效。




——————————

投骰子。

“貂蝉老师你最小啊。真心话和大冒险你选哪个?”李白得意。“我最大,看看,看看,这就是欧皇。”

“那个,我们是谁最大谁输。”貂蝉朝着其它三人挤眉弄眼。

于是……

“是的。”吕布赞同。

“没错。”韩信无异议。

全票通过。

“等等,我不同意。”李白打断道。

“少数服从多数。”貂蝉驳回异议。

“谁问?”

“当然是最小的问。”貂蝉的嘴角露出一个 真•邪魅一笑 。

“你问吧。”李白凭借着自己和貂蝉同事一年的了解,坚信她不会问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嗯……”貂蝉的目光在李白身上扫了一圈,最终目光定格在韩信李白两人的身上。

“你们谁先追的谁?”

李白差点没一口汤喷在貂蝉脸上。

“当然是他追的我!”韩信抢答。大有一种要把这水越搅越乱的趋势。

“鬼才会追他这头猪!”李白嘴快。

二人相识一眼,立即改口。

“那你就是猪婆!”韩信反击。

“我什么时候追你了?!”李白感觉到了貂蝉敏锐的小眼神。

“打住,别吵了。”吕布打断道,“到底谁主动?”

“他!”二人异口同声道。

“当初不是你先邀请我和你一起睡的?”韩信搬出事实进行论证。

“那还不是你床坏了?”李白解释道。

“那也没见你给我买新床啊?”

“我干嘛要给你买床?要买自己买。”

“你就是想和我一起睡!”韩信不听不听,李白跳进黄河洗不清。

貂蝉与吕布相视一眼,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开始下一轮吧。”

貂蝉有种预感。这个晚上她会知道很多事情。

——————————

“哇哦……韩信你最大。愿赌服输。”貂蝉暗搓搓高兴,督促着韩信快点领罚。

“行吧……你问。”

“李白今天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嗯???”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