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12)

韩信迟疑了三秒后,意味深长地盯着李白看。

“干……干什么?”李白忽然感觉有点不妙。

“我就看一眼。”韩信意有所指地保证道。

“……???”李白思考了三秒后起身就(准备)跑,“疯了吧你?”

很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为人权和尊严而奋斗的李白跑了迈出了坚强的第一步后就华丽丽地脸朝地地摔了下去,被韩信眼疾手快地拦腰扶住。

...李白感觉今天自己可能要被当众扒裤子了。

这时候他发现自己被松开的双手其实可以够的到脚和脚上的红领巾。

并且解开它。

我之前是傻吗????!

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疑...个球!现在不跑才是真的傻。

于是李白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貂蝉:“……他受刺激了吗???”

吕布:“他怎么走了?”

韩信:“……不知道?”


——————————

“呼——”李白坐在马桶上长舒一口气。

“憋死我了。”

李白还不太想出去,就坐在马桶上玩起了手机。

好久没有和B聊天了。

——就是那个信誓旦旦地说可以教他如何制服韩信的B。

“现在倒像是我被制服了……”李白苦唧唧地想着这一天来的遭遇,“这都是什么日子!”






“你要上厕所为什么不和韩信说?”B听完了李白这一天的遭遇后问道。

“让他帮我脱裤子吗?!”李白幻想三秒后(莫名)有些面红耳赤地回道。

“……又不是不可以。”

“怎么可能!我神圣的臀怎么能让他看到!”

“……又不是没看过。”

“那是意外……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你还真承认了。”

“……”

连聊个天都这么不开心。


今天早上明明还是高高兴兴的。

正当李白陷入无限委屈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没错,敲的是厕所的门。

公共厕所。

“啊……旁边不是还有吗,一定要我这间?”李白郁闷道。

“一定要。”声音很尖,像是故意捏起嗓子说的。

为什么有点熟悉?

李白起身准备穿裤子出去看看,门就被嘭的一下推开了。
……忘了锁门。
…忘了锁门啊…???!

“……???”李白提着裤子呆在原地。

“……??!门……门没锁……”韩信陷入万分尴尬。

我当然知道…
所以你难道不能装作不知道吗…?!
李白极力维持着自己有些保持不住的僵硬笑容,一时不知道该报警好还是原地投降好。
于是脑子一抽,选择了在厕所里和这位室友兼学生…友情谈判。

“关门。”

“好的。”于是韩信挤了进来顺便带上了门。

“……”

“嘘……有人进来了。”韩信故作紧张地把李白往里面挤,顺带捂住了他的嘴。

“……???”李白手忙脚乱地要把裤子穿上,然后他发现这有点困难。

韩信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裤子上产生了一个向下的力,与自己向上的力相抵消并且一会儿后还有慢慢增大使合力方向向下的趋势。

“哦…”韩信小声嘀咕道,“黑色!”

“……*&%$#@;/&…?”

李白很绝望。

于是他挣脱着爬到了马桶上。

局势发生了改变。

现在是李白同学居高临下【但其实还是没多高】地看着韩信,而韩信则意味深长地看着李白……

没穿裤子的……

李白这才发现韩信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的某个特殊位置。

卧槽…?????!

“……”李白迅速穿好裤子。

“……”韩信不语,依然意味深长地盯着。

“……你怎么发现我在这的?”李白跳下马桶,试图打破这种色情(划掉)的气氛。

“这附近就这一间厕所啊。”

“你怎么知道我在厕所?”

“凭感觉吧。”

“……我…要出去了,你自便。”

“等一下,”韩信忽然堵在门前,“你猜我最擅长耍什么?”

“耍……耍枪?”

“不对,”韩信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最擅长,耍流氓。”

吕布视角:

我(受貂蝉委托)跟着韩信一起来到了这间厕所。

远远地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看见韩信推开了其中的一扇门后就走了进去还顺便关上了门。

因此我得以近距离地观察(监听)。

刚开始的时候声音很小,大概只是日常的交谈。貂蝉要求视频。于是我和她安静如鸡地站在厕所门口听他们拉家常(可能是这样,因为我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好无聊。”貂蝉道。

“是啊。”我附和。

于是我思考着要不要敲门把他们叫出来。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尖叫——来自李白的。

【貂蝉:这里要画重点!不是尖叫!是那种(哔——)的不可描述的叫声!】

接着我听到李白怒喊道,“韩信!你干嘛!”

我:“貂蝉,我们这样不太好?”

耳机那边传来了貂蝉不满的声音,“哪儿不好了?”

“好好,蝉儿做什么都好。”于是我继续听了下去。良心不再受到谴责。

(实际上:“我觉得你的内裤非常有研究价值,所以我要再看一眼。”韩信十分严肃地说道。

“变态吗你?!”李白理所当然地进行反驳。)

有很大的动静,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可能打起来了吧。

韩信:作为交换,我可以给你看看我的宠物小龙。

“你要不要看看我的小龙?”

“卧槽不看啊拿远点!”

“没事啊它很听话的你多和它沟通沟通促进感情啊!”

“韩信你有病吧?!”

嗯……小♂龙?

吕布听着耳机里已经笑疯的貂蝉,陷入沉思。

这样下去,李白就要……不行!这可是我多年的挚友啊!!!我怎么能坐视不管?!我……

于是我,  吕•耿直真诚•布推开门冲了进去。

对,推开门冲了进去。

推开……

这门怎么没锁?

我和厕所里衣衫不整的两人四目相对,五秒后默默关上了门。

情况好像有点特殊,为什么看起来像是李白(哔——)的韩信。



——————————
正常视角:

吕布打算破门而入的前三分钟剧情回放:

韩信:“你要不要看我的小龙?”

李白又爬回了马桶上,十分警惕地韩信扯着裤子的手。

接着韩信就真的掏出了一只小龙。

不是李白想的那只,是一只货真价实,还会吐口水的小白龙。

手掌大小。

“……这种龙?”

“……不然你要哪种?”

李白感觉自己被耍了。

韩信有些得意,趁着李白发呆就把他还没穿好的裤子扯了下来。

“……??”于是李白也不甘示弱,把韩信毫无防备的裤子也扯了下来,站在马桶上重心有点不稳,直直摔了下去。

那只小白龙可被压惨了,直接口吐白沫,在韩信裤子上抽搐。

李白在韩信胯上坐了一会,发现那小白龙自己吐完白沫就活蹦乱跳了,就是在白沫里乱跳的场景有点……魔性。

然后他还发现韩信有腹肌。
…等等这不是重点。

最后他发现吕布破门而入,盯着他们俩特殊的体位和韩信裆前不可描述的跳跃的长条物体三秒后又默默关上了门。

……嗯…??????
——————————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