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16)

有点短 把昨天和今天的放一起了。

——————————————

今天的貂蝉依旧和香香趴在门口偷偷听信白的感情进展。

“我为什么觉得他们发展得突然有点快?”孙尚香听着听着忽然觉得里面聊的内容实在太刺激了,怎么个刺激法呢——

…每句都是她们想要听的。

“嘘,认真听。”貂蝉满脸兴奋。

不容易啊不容易,李白终于开窍了。

谜之脸红的两个不知名女子忽然十分和蔼(划掉)地笑了起来。

——————————

时间回到三分钟前。

“韩信…。你能不能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李白把韩信拉回宿舍,才开口问道。

“你…看不出来…?”韩信迟疑道。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心动是建立在对方好感的基础上的。

怎么看不出来。那傻狐狸就是害羞。孙尚香默默在心里吐槽道。

“……”两人对视三秒。

一时气氛陷入无边尴尬。

“我们要不去继续看晚会吧……”李白企图打破沉闷气氛。

有一头鹿好久不动了,某一天忽然不被人察觉地睁眼醒了,动了动蹄子。
又有一天终于愿意试探性地向前走了,遇到的那头鹿却不肯等它慢慢走,上窜下跳地再也不肯离开这人的眼。

这头急性子的鹿呆头呆脑地顺着话题,接了下去。

“好。”

一开门,就看到门下的两个眉头紧皱的少女。

“韩信,你过来一下。”貂蝉神情严肃地把韩信拉到了一边。

“……?”韩信不解,看着貂蝉递过来了一个易拉罐拉环。

“好机会,趁热打铁。”孙尚香做了一个求婚的动作。

“……呃……?”韩信对着拉环发愣。

“还看不看?”李白催促道。

“看……看!”

——————————

不知道正在进行什么活动,韩信和李白从角落经过的时候被个简陋的小布包砸了个准。

“哇哦——”随即全场开始起哄。

不明所以的韩信和李白呆呆地看着大家,离得最近的小乔赶紧小声解释道,“这是绣球。”

“……??啥球?”

“砸得准,砸得好。”随后赶到的孙尚香和貂蝉默默称赞道。

于是李白和韩信拿着小布包站到了聚光灯下。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主持人兴奋地拍了拍韩信的肩。

“呃……然后要干嘛?”李白问道。

“你们只要说说想对对方说的……”

貂蝉忽然冲上来捂住了主持人的嘴。

“表白。你们要表白。”貂蝉严肃一笑【这种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韩信至今想不明白】。

“哦……”韩信想了想,故作轻松地看了李白一眼道,“我刚刚表白过了,到你了。”

如果他再含糊过去,就当我没说过。韩信暗自决定道。

孙尚香暗搓搓和貂蝉击掌。

计划通√

————————————

“没听清楚。”李白耍赖。

“……”韩信不知道李白是生气还是不生气。但他忽然看到了尖子A班同学们鼓舞的眼神(在貂蝉和孙尚香的威胁之下)。

深呼吸。深呼吸。

紧接着李白体会到了什么叫后天性耳聋。

“李——白——我——喜——欢——你——!”

“卧槽你干嘛……这么大声?”李白不只感觉耳朵疼,他感觉肝脾肺胃连带着心尖儿都疼。

“听清楚了吗?”韩信得意一笑。

“……听清楚了。”

“那么接下来到你了。”

李白踌躇。

犹豫。

“……”接着他用极小的声音背对着韩信说道,“我喜欢你。”

那头慢性子的鹿又迈出了一步。

“什么?”

“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喜欢你!”

一大步。

孙尚香和貂蝉交换了一个旗开得胜的表情。

“其实如果你不表白,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韩信忽然严肃起来。

李白蒙逼,“……?”




“但你表白了,我们就只能做恋人了。”

那头老鹿乱撞得李白心窝疼。

疼得晕乎乎的,晕的有点甜。

错觉,错觉。

——————————————

“喜闻乐见喜闻乐见!韩信终于抱得美狐归!”孙尚香第一时间通知了刘玄德。

“韩信和李白在一起了?”刘备问道。

“他们不一直都在一起吗?”他想了想自答道。

另一边。

“韩信和李白在一起了!”小乔语气激动地给周瑜打着电话,红扑扑的脸蛋上挂着同样激动的笑容。

此时此刻的韩信正带着一种极其自信喜悦的笑容,把易拉罐环套在李白的手指上。

“戴这只手指是已婚……”李白小声提醒。

“没事,反正早晚要带这的。”韩信依然很喜悦地拍了拍李白的肩。

于是李白意思意思从尾巴上拔了一根毛绑在了韩信手上。

“哇喔喔喔喔——!”貂蝉此时此刻已经把主持人踢下台了,抱着话筒打算亲自上阵主持晚会。

不对,主持婚礼。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李白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奇妙发展,“不是玩游戏吗?”

“游戏要玩到底啊。”貂蝉语重心长道。

——————————

于是韩信和李白喜气洋洋(划掉)地走回了宿舍。

准确的说,是喜气洋洋的韩信拖着不明所以的李白跑回了宿舍。

本来和刘备分开的两张床还被很贴心地拼在了一起,而刘备的行李早就不见踪影。

.

床头贴了一张科作业纸,歪歪扭扭地写了个囍字。
...???!这特么什么时候搞的。

李白有点想笑。

“这个字一定是刘备写的。”他回头对韩信说道...发现韩信正在脱衣服。

“你……你干嘛?”李白思考了三秒怀疑情况不妙,迅速奔向屋外,发现——

门被锁了。

李白一用力,十分顺畅地把整个门把手都摘了下来。

“……”

“我洗澡啊。”韩信一脸无辜,“什么声音?你该不会把门弄坏了吧?”

李白悄悄把门把手藏在身后。

“当然…没……没有!”

——————————

刘备悄悄从窗台送了一箱啤酒。

“所以你是怎么背着一箱啤酒到二楼的……窗台的?”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刘备摆摆手,漠然一笑,深藏功与名,“以后请我吃顿饭就好。”

韩信刚好洗澡出来。刘备又是淡然一笑,吧唧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了闪现?”李白神请呆滞地看着那箱啤酒想着。

“哪来的酒?”韩信站在空调下擦头发,看见李白满脸迷茫。

“刚刚刘备送来的,从窗户。”李白特意强调了窗户两个字。

“他为什么不走门?”

“因为门坏……怀念祖国!思念故乡!!”

“……???”韩信觉得那个门肯定有什么问题,“你不去洗澡吗。”

李白看了看时间,快九点了。

确实该洗澡了。

——————————

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李白放松地站在淋浴头下,开始思考要怎么对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进行复习。

不知不觉已经和韩信相处了一学期啊……李白感慨道。

真是不可思议。

才刚刚冲掉头上的泡沫,灯就啪地一声黑了,随后水也停了。

李白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李白?你洗好了吗?好像停电了。”韩信在门外喊道。

“好…好了!我穿一下衣服。”李白摸索着去拿放在洗手台上的衣物,发现自己好像漏带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内……内裤似乎忘在外面了。

李白在三秒内进行了选择——让韩信帮忙拿?当然不可能。

那么只能……不穿了。

反正外面黑灯瞎火的,趁韩信不注意穿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李白暗搓搓筹划到。
——————————

此时此刻的貂蝉和孙尚香。

“电线是这一根吗?”貂蝉小心翼翼地拔掉了一个插头。

“他们屋是这根吧?”孙尚香拔掉了另一个插头。

“不知道……去他们屋看看?”

两人担心影响到其它人的休息,又快步走到二楼,确认了停的真是李白屋的才放心。

“我们真伟大。”孙尚香感慨道。

“是啊。”貂蝉附和。



“你们在干嘛?”小乔注意这两人鬼鬼祟祟好久了,想要加入……不是,想要制止却一直没有机会。

“我们停了李白屋里的电……这样才刺♂激。”貂蝉和孙尚香一起露出了“大家都懂”的小笑容。

小乔也跟着兴(幻)奋(想)起来。

想了一会她感觉有什么不对。

“今天这么热,没有空调会不会影响韩信发挥……?”

三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

貂蝉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把这个问题给忘了。”

于是孙尚香又把插头插了回去。

——————————

画面回到这个基情满满(误)的小屋。

韩信正尝试着在黑暗中喝啤酒,忽然眼前一亮,紧接着他看见了一个光着屁股在翻行李的李白。

正蹲在自己脚边。

白花花的臀……臀……

韩信当即喷出啤酒——因为尾巴下面的那一片春光。

一起喷出来的还有一条鼻血。

“你……你干嘛?色诱?”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