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23)

“李白,你看这个!”

韩信指了指手机里的一则广告。

是一个亲子夏令营。

“干嘛?我没有你这样的傻儿子。”

李白依旧沉浸在尖子AB班的作文的悲伤当中。

“他没规定一定要亲子,其它关系也可以。”

“其它关系……其它什么关系?”





李白的尾巴警觉地抖了一下。

——————————

“嗯,下一位,李白韩信。”

听到登记员喊名字,韩信赶紧提起行李小跑过去,还不忘拉上正玩手机玩的开心的李白。

“你怎么这么积极?”李白不解。


接下来李白就知道了他这么积极的原因。

“……韩信。”李白指了指表格里的情侣关系,“这是怎么回事?”

登记员十分地热情。

“不用担心!!我们这很open的!我们还贴心地为你们配了一个孩子,好更好地享受到夏令营的天伦之乐!”

“……什么之乐?”






“文姬,来,叫叔叔。”

文姬……什么文姬……韩信环顾四周都没看到什么小孩子,茫然地问道,“在哪呢?”

李白觉得韩信不仅语文有问题,情商更有问题。他指了指地上气呼呼的小姑娘,踹了韩信一脚。

“噢噢噢!你好你好!”韩信低头一看,才注意到这个几乎只到韩信大腿的小姑娘,换上一副十分喜悦(自认为)的笑容,向蔡文姬伸出了手。




随后他的惨叫响彻云霄。
——————————
养娃有风险,相处需谨慎。


“那个小恶魔……恶魔!”韩信苦唧唧地看着正在给自己包扎被咬伤的指头的李白大声抱怨道。

“你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恶魔了。”李白低着头全神贯注地缠着绷带,实际上是不想让此时此刻愤懑不已的韩信发现自己的暗暗窃喜。

“我们要和那个小恶魔相处一周?”

“是的。”


韩信绝望地躺在床上。

三秒后他又起来了。

“卧槽你怎么在这?!”韩信终于发现了一直呆在自己身后的蔡文姬。

“谁是小恶魔?”蔡文姬威胁地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我是,我是。”

李白向蔡文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正制服韩信的办法。”

——————————

貂蝉和吕布注意韩信李白好久了。

“他们这算是公开了吗?”吕布呆呆地问道。

“你傻啊……社会实践他们都告白了…哦对,社会实践你没去。”貂蝉戴上墨镜和遮阳帽,悄悄潜伏在人群中……拍照。

吕布默默地交了表格。

也成功领到了一个孩子。

“喂,我不是孩子,我今年初一了。”李元芳抗议道。

“可是你报名了夏令营啊。”登记员回以一个和善的微笑。

“那我为什么是当儿子?”

“你带儿子了还是带女儿了?你带女朋友了还是带狄仁杰了?”

“……”李元芳不语,思考了三秒后心灰意冷地背起自己的小飞镖跟上了渐行渐远的貂蝉和同样渐行渐远的吕布。






就很难过。

“没人陪我来玩居然还要被喂狗粮。”

——————————

与此同时正埋伏在夏令营内部准备给元芳一个惊喜的狄仁杰生生打了一个喷嚏。

“有人想我?”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