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26)

为了抵制小恶魔蔡文姬的恶劣行径,由韩信领头,和李白(拒绝参加),诸葛亮(被强拉进来),赵云(跟着诸葛亮被一起强拉进来),刘邦(挂了韩信的电话)共同发起了大规模(韩信的印象里大规模)的惩治活动,史称七一七运动。

导火线:蔡文姬剪掉了韩信的那根放荡不羁的刘海以求对称。

——————————

“这不是演习!不是演习!”韩信和三个成员严肃地躲在被窝里探讨计划。

“别玩手机了,诸葛亮。”韩信敲枕头。

“哦。”于是诸葛亮开始玩赵云……的手。

“醒一醒,我们开始讨论了,赵云。”韩信敲床单。

“哦。”于是赵云扭了扭脖子又睡了。

“还有你,李白。不准去给蔡文姬通风报信。”韩信抓住了李白的小尾巴。

“哦。”李白又钻回了被窝,“说吧。”

“待会李白去把她骗过来,然后你们两个抓住她……我嘛,嘿嘿,”韩信邪魅一笑,“实施终极计划。”

“……真的有效吗?”诸葛亮质疑。

“终极计划……?”赵云忽然警惕地和诸葛亮保持开了十厘米的距离。

“行动吧!”韩信一掀被窝,就看到了安静坐在床边吃棒棒糖的蔡文姬。

气氛顿时陷入沉寂。

“……上!”韩信浑身一抖,决定随机应变,啪地就把赵云和诸葛亮推了上去。

没推动……。

“醒醒!赵云!”韩信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他一掌。

“行动!”李白忽然大喊一声,诸葛亮会意,冲上前去把韩信绑了起来。

“……???”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真的想看你双马尾的样子。”诸葛亮坦诚。

“我发朋友圈会屏蔽貂蝉的,放心吧!”李白安慰道。

“……喂!你们!!!等等,什么双马尾?”韩信绝望地看着蔡文姬一步步逼近,大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心境。

“……那什么,我不要绿色的蝴蝶结。”韩信做出了一点让步。

“我只有绿的。”蔡文姬实诚一笑。

“我有粉的啊!!”门口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

“你怎么进来的?”韩信吃鲸地看着门外的貂蝉。

“没锁啊。”貂蝉耸耸肩,无辜地拿出两朵小荷花。

——————————

七一七运动,圆满落幕。

带着满心的疲惫与一个对称的发型,韩信终于坐在了返程的汽车上。

“这一周的作文你还得补给我。”李白友善地提醒道。

——————————

韩信看着电梯的示数慢慢增加,最终定格在十二这个数字的时候,忽然一阵心安。

“到了到了。”

他第一次感到这么如释重负。




李白倒是美滋滋。

于是美滋滋的李白牵着苦唧唧的韩信走出电梯发现了正在搬家的虞姬。

“……李白?”那位绿毛小姐显然十分不待见李白。

“……虞姬…!”李白则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有故事有故事。韩信低头沉思道。

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耻辱的双马尾。

——————————

还真是见了鬼了。

凌晨十二点虞姬韩信和李白尴尬地在电梯里相遇。

“你大半夜不睡觉出来干嘛?”李白狐疑道。

“倒垃圾。”虞姬上上下下嫌弃地打量了一下韩信和李白两人,“你们又出去干嘛?”

“吃夜宵。”韩信抢答。

于是陷入沉默……沉默……沉……

“怎么还没到。”虞姬看着电梯卡在十二楼不动,愣是没开门。

“我感觉电梯没动好久了。”韩信坦白。

“大概是你虞姬人品的问题吧?”李白嘲讽道。

“……我看是你的问题。”虞姬翻了个白眼,“从小就能看出。”

“李白小时候怎么了?”韩信顺着虞姬的话接着问了下去。

“没怎么没怎么……”李白赶忙捂住了虞姬的嘴……没捂到。

“也没怎么……只是尿裤子就算了……还欺骗他聪明美丽善良可爱的同桌!”虞姬又翻了个白眼。

“我哪有骗你?我只是问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

“我说有啊!当然闻到了!一股尿骚味嘛!”虞姬不满道。

“所以我哪骗你了?你后来不是就站起来走了吗?”

“对啊……!那你为什么要在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放屁?到现在我的小学同学都在嘲笑我当年的屁带尿骚味!!!!”

“这是我能忍的吗?”李白理直气壮道。

我好像猜到后面的故事了。韩信默默思考道。

又半个小时后韩信中断了他们的对话。

“我说,我们已经关在电梯里一节课的时间了。”

“哦……对。”李白想了想,伸手按了按电梯的求助按钮。

……哦对,电梯是坏的,好像按这个没什么用。

“那我们继续吵吧。”虞姬意犹未尽道。

“...刚刚吵到哪了?”

“初中的时候你烧了甄姬的马尾辫的事。”虞姬道,“自那以后她一直都留短发。”

韩信扶额,决定自食其力。

于是拨通了物业电话。

“您好,A栋的电梯好像坏了,我们被锁这快一个小时了。”

“好的……我帮你们看一下……”物业员停顿了几分钟疑惑道,“没有问题啊。”

“你来我们这看看?”

“……我刚刚坐另一部电梯来了十二楼了……”物业员欲言又止道,“为什么电梯门开着你不出来?”

评论

热度(22)

  1. 心無外物我是楼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