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27)

“……”韩信回头道,“李白,别吵了,你来和物业说吧。”

“你在和谁说话?”物业道,“快出来吧……你这样我们有点害怕。”

“......?怎么大的两个人你看不......”

“人呢...?”

——————————

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这就是你咬我的理由?”李白指了指手上的一排牙印道。

“……呃……不好意思。”韩信疲惫地转了个身。

好像有点不对。今天的韩信居然这么安静。

“嗯……”李白摸了摸额头,发现(果然)有点烫。

“还是叫扁鹊来吧。”

——————————

为了缓解密室逃脱的刺激感受,诸葛亮决定和赵云去鬼屋玩。


“所以我们真的是在鬼屋吗。”赵云戳了戳面前劣质的人头,发现上面的血液是番茄酱。

“……也许。”诸葛亮敲了敲旁边的门,发现被锁了,暗自觉得无趣。


他刚转身,就听到门开的声音。

接着听到两声尖呼。

“孙尚香……小乔?”赵云指了指诸葛亮身后,他回头一看,发现果然是这两个小女生。

“你们怎么进去的?门都锁了。”诸葛亮好奇道。

“这么进去的。”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刘备走上前去表演了一下暴力开门法。

......原来是这么进去的。

“……这里有监控。”诸葛亮好心提醒道。

“没关系,我挡着呢。”同样不知道丛哪冒出来的周瑜趴在天花板上说道。


等等……

“你是怎么固定在天花板上的?”

“就这么固定啊。”周瑜耸耸肩。

“……牛顿的棺材板我快要压不住了。”赵云抬头道。


周瑜邪魅一笑。

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对小乔的爱,有天花板这么高。


小乔眉头一皱。

“我对周瑜大人的爱,有韩信的马尾那么高。”

周瑜邪魅一笑。

“我对小乔的爱,有小乔的鞋垫那么高。”

小乔眉头……

小乔脱下她的鞋垫正中周瑜脑门。

周瑜pong地掉进了一个满是掺水番茄酱的浴缸里。


“这下牛顿的棺材板我算是压住了。”赵云松了一口气道。

————————————————

周瑜从番茄酱里爬了出来,带出了一张羊皮纸(好像是羊皮)。

“看这破旧的材质,看这泛黄的手感,看这娟秀的字迹——这一定就是一张……”

“高考模拟卷!”赵云接道,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一道属于糖醋鱼的诡异的光(划掉)。

周瑜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接着道,“藏!宝!图!!”

“……?”孙尚香正在帮小乔找刚刚扔出去的鞋垫,听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鬼屋项目的隐藏福利吗?”

“这上面写了什么?”刘备凑过去看。

“xkgclbjgpcoxitxofpflflflckdidtisir……@#√ºの.ょ¥&だき√≤き……”

“说人话。”赵云打断。

“我看不懂。”周瑜道。

——————————

“按照图上画的(和我猜的),应该先打开这个门。”诸葛亮指了指一扇铁门,眼神示意刘备开始拆迁工作。

“好的。”刘备撸起袖子,大喝一声——

轻轻推开了门。

“……”原来没锁。

赵云一马当先,最先进去,开了手机手电筒四周照,没发现什么异常。

都是些洋娃娃。

“看着怪可怕的……”小乔最后进来,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周瑜一看,这是立功的好机会啊,赶忙护在小乔面前,“放心吧小……”

“所以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周瑜大人!”

周瑜一愣,看着满脸闪亮亮的小乔,忽然觉得好像触发了什么不符合剧情的操作。

“大家找找有没有线索吧。”诸葛亮建议道。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两两一组。

诸葛亮和赵云去检查中间的洋娃娃,一个个翻起来细细地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

“我好像摸到了一个开关……”赵云道。

“先别……”诸葛亮的按字还没出口,就给洋娃娃忽然响起的熟悉歌声给生生逼了回去。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妈耶……还自带扩音效果。
“……word天?”赵云企图关掉失败。

“算了……留着吧。喜庆。”

——————————

于是他们和着动人(并不)的歌声继续检查。

“藏宝图上有别的提示吗?”赵云打了个哈欠道。

“也许我们该分开行动。”周瑜道,“它上面的几个场景好像是并列的。”

“那也好……”诸葛亮看了看藏宝图,开始分配任务,“小乔周瑜你们去隔壁那间屋子吧……孙尚香刘备你们继续在这里,我和赵云去大厅找线索。”

——————————

“所以说这里真的有线索可言吗?”孙尚香百无聊赖地把手上的娃娃翻了一遍又一遍,连肢体之间的缝隙也不放过,弄得咔吱作响。

刘备也毫无头绪。

他看着满屋半成新的娃娃,思想飘向了九万八千里外的青青草原。

“香香,你猜宝藏会是什么?”

“谁知道呢。我可堆宝藏没什么期待。”孙尚香耸耸肩道。

“大概现在的寻宝环节是最令人期待的了。”



——————————

李白同样百无聊赖。

“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醒……发个烧怎么睡得和头猪一样。”李白看了看特意准备的清汤寡水的晚饭,又看了看指向八点的时针,决定自己先吃。







韩信十分适时地醒了过来。

一个挺身笔直地坐了起来,把坐在床边刚刚喝进一口粥的李白吓个半死。


韩信擦了擦满脸的饭粒,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一惊,又躺了回去。




“你干嘛……中邪?”李白擦了擦嘴角道。



“没……我生病着呢!”韩信病怏怏(自认为)地说道,“今天的作文……”




“不可以不写。”



“……”韩信翻了个白眼打算继续睡下去。



“还有前几天的作文你也得补给我。”



“……!!丧尽天良!”



跳跳同学再次从床上笔直地坐了起来。



——————————

十分难得的,李白收到了上司刘邦的短信。

准确的说,应该是十分诡异的。

“明天有空吗。”


“没有。”李白自觉没有好事,立马拒绝。



“那后天呢?”



“也没有。”



“好的,明天下午三点麦当劳厕所见。”


“……???我难道答应你了吗?”


……


“……喂??”



现在的人咋都这样???

神神叨叨的????

今天的李白。依旧很烦,很烦。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