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信白】家养小白狐(28)

“所以为什么要约在厕所见面?”

李白拿着一杯刚点的可乐神色复杂地看着蹲在厕所边吃薯条的刘邦。


“神秘感。”

李白思考了三秒,转头就走。


“哎哎哎!我是真的有正事和你说。”刘邦甩了甩自己无敌炫酷多角度逼真立体淡紫假发,伸出戴了1998最最时尚的……

“好好说话。”

“……我真的有正事。”韩霸王甩了甩白痴非主流蓝发,伸手拉住了李白。

“见过这个人吗?”刘邦掏出手机道。

——————————

周瑜和小乔到了隔壁的屋子。

伴随着孙尚香那边震耳欲聋的最炫民族风的优美(并不)歌声,周瑜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哇哦。”小乔感叹道。


“哇哦。”周瑜感叹道。



“哇哦。”在大厅找线索的诸葛亮感叹道。


“你们看到了啥?”站在不远处的赵云好奇地走了过来。

“哇哦。”好奇地走过来的赵云感叹道。






一个巨大的时钟。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吗?”哇哦完之后赵云发现有什么不对。

“你仔细看。”小乔指了指时钟的分针和时针。

“怎么……一样长?”

这次赵云又重新 哇哦 了一次。

——————————

韩信醒来的时候发现李白已经不见了。

“……饿。”


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韩信揉了揉眼睛下了床,径直走向冰箱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填饱肚子。


但冰箱似乎和李白乱糟糟的卧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鸡蛋,两罐酸奶,还有一只小黄鸭。”韩信面无表情地捏了捏这个超市里特价9.9的橡胶玩具。


稍微抉择了一下,韩信选择了打开草莓味的酸奶。



喝了一口他就吐了出来。



“是谁这么缺德把苦瓜汤放在酸奶瓶里的!”




——————————————

“那个……现在几点了?”看到钟周瑜终于感受到了传自腹部的一阵饥饿。

“……下午三点。”诸葛亮打开了手机。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小乔回忆道,“我和周瑜是在午饭前来的。”

“我和诸葛亮吃完午饭后来的。”赵云耸耸肩道,习惯性地跟着掏出了手机。

“不对呀,诸葛亮你手机时间调错了吧。现在是下午一点半啊。”瞄了一眼时间,赵云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

“这么晚了吗?我怎么觉得我们进来没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孙尚香也拿出了手机,“明明才十二点啊?”

“我也是十二点……”刘备又补充道,“不过是……晚上十二点?”

“这里难道存在什么神秘磁场吗?”周瑜皱了皱眉头。

“磁场会改变时间?”诸葛亮否定。

“手机的时间而已。”孙尚香点了点其它应用,发现完全没有信号,干脆十分潇洒地关了机。

“不过应该没有超过门票上限定的一个小时。”



——————————

那大概还是韩信刚和李白住一起的时候。

李白在学校加班改卷子,出来时已经很晚了。

星星伶仃地趴在密布的乌云中,惨淡的月光也发出……

“说重点。”刘邦拍桌子道。

李白翻了个白眼,把修辞给咽了回去。

好像快下雨了。



李白日常苦唧唧地想着怎么对付家里那个幼儿园小恶魔,走过拐角时忽然被人给拉住了。


只见那人眉头紧皱,脸上一道骇人的刀疤在夜色下尤其突兀,一身破旧的过气大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

那两片干涸的唇微微张开,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字眼来……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

李白也不开玩笑了,认真回忆到。





李白走过那个拐角时,被突然伸出的手吓了一跳。

他先是被那干裂的嘴唇所吸引,以为是要钱的,摸摸口袋找出了十元纸币。

但不是。

那人有些尴尬,愣了一会摆摆手问道,“韩信和你住一起吗?”

李白也很尴尬。

感情这是韩信某个亲戚?还是仇家?

出于警惕,李白否认了这个说法。

“抱歉,我不认识什么韩信。”

“那大概就是他没错了。”刘邦见李白结束了回忆,便推测道。

“他是来寻仇的?”

“不。看起来更像是寻亲的。”

——————————

另一边的鬼屋里。

澎湃了一分钟后,众人安静下来。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赵云率先发问。

“怎么办……”周瑜沉思,不自觉地唱起了歌,“怎么办……你真的真的真的很棒!”

在众人(和小乔手里的棍子)的注视下,周瑜又重新认真思考了起来。

“其实时间也没这么重要,专心找线索就好。”周瑜正色道。

“……可是我饿。”刘备默默补充道。

立马获得香香的一记重炮。


刘玄德:每天被香香欺负一次,超额完成(16/1)

“所以刘备那个痴汉的表情是这么回事。”赵云戳了戳诸葛亮,发现他陷入了一种虚无的境界。

“喂,醒醒,开饭了。”

诸葛亮的心思终于从撒哈拉大沙漠中漂泊回来,“啥?吃啥?今晚吃啥?”

“……”


“话说回来,最炫民族风怎么没放了?”小乔忽然说道。

“哎?没电了吧。”周瑜这才注意到他们忽然消失的bgm,边说边走向刚才的那个房间。

“娃娃呢?”

——————————

韩信发现李白的手机没带出去。

于是他决定用李白的手机订外卖。


“开机密码果然是四个0。”韩信十分得意地解开了密码,发现桌面的壁纸是自己某次上课睡觉口水满桌的照片。

“……emmm??”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鬼使神差地点开了相册。


“woc!!!李白是暗恋我吗!!!”


韩信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多丑照。

哦不对,李白本来就暗恋我。

于是韩信又十分粉红地笑了。

——————————

李白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韩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翻着自己的手机。

他忽然感觉一阵不妙。

抢过来一看,果然……

“韩信!你怎么把那张口水照给删了!你知道我为了拍这个特意贿赂了小乔两根冰棍的吗!”李白心疼地看着原本愉悦人心的韩信表情包桌面壁纸给换成了韩信神采奕奕地比茄子,露出两颗小虎牙的正经照片。



……好像也挺愉悦人心的。

...个屁。

“说正事,韩信。”李白忽然想起韩霸王提到的事,严肃道。


“我也有正事。我先说!”韩信打开了QQ的情侣空间,“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上次社会实践的牵手成功做出进一步的行动。”

“......?????”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