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将军,这次我单枪匹马闯入您的阵营,除了甜言蜜语再无别的兵器。
我想再偷一次您笑起来时眼底弯弯的月牙,再摘一次您眼中那片湖里沉睡的星星,我想吻过您斑驳的宝剑,用一颗泡着血的心去换一个位置,来成为您举世无双的战马边的另一个影子。

您说这乱世如麻,儿女情长不过是具尸骨,那我便要做那不掉眼泪的孤魂野鬼,您就是我的故土。
所以,既然您已经收下了我的吻,可否稍微稍微再放点水,束手就擒了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