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楼呀

说我想说的话

我想我的灵魂一定是一只没有骨骼的飞鸟,畏缩不前是我被深刻进肺里的罪名。
因此我每吸一口气,伤口就会开始无端地大喊,它从未结痂,也不会痊愈,我驯服不了它,也无法去搭救我的灵魂,只能一遍遍地虔诚地闭着眼,去祈祷一场有你的美梦,做一只喝醉酒的麻雀也好,僵硬地沉睡在没有宝藏的深海里,然后深呼吸,溺死在这场自导自演的梦里,成为一片枯萎的叶子,足够的轻,这样我就可以顺着风飘到你的桌前,做一枚你日记本里脱了水的书签。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