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白龙吟x猎龙者】屠龙计划(上)


杀死龙。然后活下去。

——————————


她是这个世上最后的一位猎龙者了。


“还有一头龙……这个世界上还有最后一头龙。”母亲奄奄一息地躺在病榻上,胸前是可怖的龙爪抓痕。

“杀了他……杀了他。”

然后为母亲报仇。然后吃了龙心获得永生。

杀了他。


活下去。
——————————







她不喜欢这样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

但是龙会喜欢。

“龙最喜欢热闹的地方。”这是母亲年轻时告诉她的。

“因为他们都很孤独啊。”那时的母亲还没有那么厌恶龙。

“我们呢?我就不喜欢热闹的地方。”花木兰自豪地抬起脑袋,两只眼睛闪啊闪啊,怕是要把这满天的星辰都一并融了去罢。




“我们也一样。”母亲帮她把小木剑擦好,重新放回她的手里,“谁都是一样的。”


孤独到老,孤独终老。








通过初中好友的介绍,花木兰成功地混入了这家H市最繁华混杂的酒吧,成为了一名调酒师。




“守株待兔。”


要不了多少时间。


“这里,龙的气息,很强烈。”花木兰仍然保留着记日记的习惯,即使随着年龄的增加,时间的减少,日记本愈来愈薄,字也越来越少,大部分的时候只是只言片语便带过一周的进程。


猎龙者的记忆会在某一个特定的年岁忽然重置。

倘若她不像母亲那样好运,到死都没遇到这个重置,那么她手里的日记本,多少可以为她解决一些麻烦。





花木兰继续收拾桌面,深红色的笨重大摆钟敬职敬业地待在她的身旁,遮去了游手好闲的花花子弟与大声嬉闹的时尚女郎们对她的好奇目光。


为了隐蔽自己特殊的身份,她特意扎起了桃色长发,一丝不苟地绾起别在脑后,套上一个普通的男性棕色假发来掩人耳目。


“怎么吸引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的注意?”


初中好友曾给过她暧昧不清的答复。


“欲做情人,先做朋友。”



那便对了。

龙喜欢热闹。

棕色是极温暖活泼的色彩。




“韩信?等你好久了。”

花木兰被突兀的招呼声吸引,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个一直瞪大眼睛打量花木兰的紫衣男子。

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耳饰是极其张扬的黑色十字架,摇摇晃晃地挂在一边,深紫的衬衫上系了一条已经被扯得歪歪扭扭的暗灰色领带,头发刻意染成了灰蒙蒙的淡紫。

注意到花木兰的视线,他毫不拘束地回头一笑,大概是条件反射般的动作了。


龙的气息已经非常重了。

花木兰仍旧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杯子,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新来的那位白发男子。

龙就是他没错了。

即使经过特意的法术处理,隐去了头上那对突兀高傲的龙角,但仍有一对不起眼的突起隐没在披乱着的深白长发里。

同样是考究的衬衫配领带,但比起紫衣的深紫暗灰,他的经典黑白倒显得平平凡凡了。

那张脸确实赏心悦目。

但酒吧里赏心悦目的脸多了去了。





先发制人。


花木兰随手端起一杯饮品,绕开大摆钟,向酒吧最暗处的那三个男子走去。


“送我的?”紫衣男子眼尖,最先注意到慢慢走来的花木兰,笑嘻嘻地和她打趣。

相对安静的另一个鹅黄色西装的眼镜少年,不满地踢了他一下,揉了揉同样醒目的白色短发,向花木兰致歉,“他这人脑子不太好使。”


“没事。”花木兰笑了笑,声音特意压得低沉,好更像一个男性一些,“你想要的话可以先给你。”


“不是给我的?”紫衣颇为夸张地瞪大了眼睛,随即抱紧眼镜少年,“你要给他?不行不行,这是我的狗子。”


“滚!”眼镜少年又给了他一脚,不轻不重,紫衣作势倒在了那人怀里不起来。

花木兰不想和这两人纠缠太久,便直接了当地把酒杯递给了那个叫韩信的白发男子。



“嗯?”环境太暗,花木兰看不到他的表情,有些忐忑地站在一旁。

他大概是喝了。

“橙汁?”

花木兰没注意自己拿的是什么,听他这么一问,倒也有些尴尬起来。

“呃……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换别的?”

“不用了。谢谢你的橙汁。”韩信摆手道。

“那么,作为交换……”花木兰顿了顿道,“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



要想获得一颗完整的龙心,必须得在龙自然熟睡的时候下手。


这到底都是什么破烂规则。

花木兰发出这个邀请时整张脸都是红的,好在他们挑了一个比较暗的地方坐着。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