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啊满楼两条腿。

山雨欲来风满楼。

【信白】家养小白狐(50)翻船


“韩信,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哥哥,李黑。”李白指了指身旁的一个黑发男子。


“这是我妹妹李粉。”


一个粉发女子。



“我弟弟李绿。”



一个绿……一个光头男子。




“别……别说了!”韩信惊恐地后退,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一个人。


“韩信,其实有件事我瞒你很久了。”韩霸王严肃道。


“呃……?”


“这位是你失散多年的哥哥,表的。”韩霸王指了指一名大红马尾上印了五颗星星的男子,“中国信。”



韩信更加惊恐。



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韩信看了看身边这群不正常的人,扒开一屋的彩虹跑了出去。



遇到了一群五颜六色的大小乔。

“你好,我是卢沟桥。”

“你好,我是长江大桥。”


“你好,我是赵州桥。”


“你好,我是外婆桥。”


“你好,我是……”






——————————

韩信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身旁是正在喝粥的李白。


“又做噩梦了?”


“我为什么在医院里?”韩信摸了摸洁白的床单。


“我们的船一路撞上了诸葛亮的船,壮烈牺牲。”


“那为什么你没事?”


“呃……这个嘛……”李白支支吾吾地试图转移话题,“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改作业了。”



于是他就走了。



接着诸葛亮和赵云就进来探望他了。



“果篮,给你。”赵云递过来一个篮子,里面放了几个香蕉皮。



“……谢谢。”



“鲜花,送你。”诸葛亮递过来一束花,医院楼下草坪刚摘的,包了张纸巾。




“……谢谢。”




“没事我们也走了。”



“哎……等等。”韩信又想起了那个问题,“为什么就我受伤了?”



“哎……李白他落水的时候太激动,挣扎的时候踹了你脑袋一脚。”诸葛亮综合了一下观众的说法回答道。






赵云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模糊的记忆里只剩下李白那如章鱼一样矫健的身姿(只不过是向下游)和凌空而起的巨大水花。







“……”韩信揉揉脑袋。



……还真有点疼。

评论(3)

热度(69)